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副教授买房遭遇连串意外

时间:2019-06-14 22:06: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副教授买房遭遇连串“意外”

45岁的刘维明是宜昌域内某高校体育专业副教授。2年前的一次买房经历,给一家人带来无尽烦恼。  他卖掉自己50多平米的房子,凑钱购买了学校同事王某近160平米的房子。在交完20多万首付款后,刘维明一家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居。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年后房屋没变成自己的,却等来了法院的一张传票。原来,该房屋已确认过户到他人名下,新房东请求法院判决刘维明腾出房屋并赔偿损失。  “我觉得太意外,太冤了。”8月初,刘维明找到报社对说,个中原因他实在弄不明白。  买 房  刘维明说,2009年5月的一天,他所在的高校校园里的一则卖房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个将近160平米的大房子,自己一家和母亲挤在金家台50多平米的小居室里,改善居住成了一家多年来的愿望。  刘维明同房主——学校退休职工王某取得联系,双方商谈后不久就达成购房协议。2009年6月,双方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双方约定该房屋成交价格为37万元,王某承诺将房产证和土地证过户给刘维明,费用由王某承担。  对于房屋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刘维明解释说,该房屋是学校出售给内部职工的房屋,购买时价格都很低。同时,按照学校有关规定,只能在教职工内部之间买卖。学校为了监控,房屋土地证一般都由学校留存。  签合同之前,刘维明四处筹钱,终以14.5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位于金家台那间50平米的房屋,又凑了一些钱,先后两次付给王某21万元。按照合同约定双方办理了房屋交接手续,刘维明拿到了该房屋的钥匙。  刘维明说,搬进房屋的那一天,他十分高兴,甚至有些激动: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仲 裁  合同签订当天,学校即同意了办理过户手续。同时,该校房屋管理部门于2010年3月中旬向宜昌市房管局房屋交易所提供了证明。  刘维明说,为了能拿出放在学校的土地证,促使交易达成,他和王某都十分积极提供相关手续。不过,刘维明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积极配合王某办理过户时,他却在2010年4月初接到了宜昌市仲裁委的开庭通知书。  刘维明大吃一惊。本该属于自己的房屋为何生变?他急忙赶到仲裁委,却看到了另外一份房屋买卖合同。在这份签订日期为2010年3月初的合同上,售房人依然为王某,购房人变成了万先生。房屋仍是自己所购买的那套,价格为39万,为一次性付款。注意到,这份合同的签订日期比该校向宜昌市房管局房屋交易所提供证明的落款日期还早10天。这意味着,在学校提供证明给宜昌市房管局请求为王某和刘维明办理过户手续之前,该房屋已经转卖给了他人。  不过在之后的2010年5月,王某表示愿意与刘维明协商解决纠纷,申请撤回仲裁。就在此前一天,王某和万先生重新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在该合同中该房屋价款降低为29.7万元。  刘维明提供的宜昌市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书显示,几个月后,该房屋产权变更为万先生和王女士共同拥有。  被 告  从收到仲裁委的开庭通知到发现第二份买卖合同,再到仲裁撤回,刘维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告诉,王某提出仲裁申请时的缘由为“合同存在重大误解,请求仲裁委确认双方买卖合同无效”,但合同签订前后,双方一直都在积极履行合同,而且办理了房屋移交手续,对王某的“变卦”,他不理解。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刘维明更无法理解。在提出撤回仲裁申请一个月后,王某再次向宜昌市仲裁委提出了仲裁申请,以“合同显失公平”为由,请求确认双方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刘维明收到的开庭通知书签发日期为2010年8月17日,开庭时间为8月23日。  但在8月23日当天,王某再次向仲裁委申请撤回。注意到,王某申请撤回的理由为“房屋现已卖给第三人。”  2010年12月,该房屋所有权人万先生和王女士又与自然人杨先生签订宜昌市存量房买卖合同,这套房屋仅以29.7万元的价格成交。不久,杨先生拿到了房屋产权证和土地使用证。  杨先生拿到两证后,多次和刘维明协商,要求其依法腾出房屋,但未能成功。杨先生认为,自己已经依照约定支付了全部房款,而且依法办理了两证,自己理应是房屋的所有者。  2011年6月,在多次协商未果后,杨先生一纸诉状将刘维明告到法院,请求法院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判决刘维明腾退出房屋,并赔偿损失。  真 相  一连串的变故让刘维明始料未及,也感到匪夷所思。自己出的价格,而且是个签订的合同,为何成了被告,房屋没有变成自己的?更为难的是,如果搬出去,自己住那儿?  刘维明决定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2011年7月18日,刘向宜昌市西陵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王某夫妇、万某夫妇以及杨先生告上法院,请求法院确认王某夫妇与万某夫妇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确认万某夫妇与杨先生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据悉,西陵区法院将在本月下旬开庭审理这起房屋买卖纠纷。  连日来与当事多方进行联系,但多被婉拒。  8月10日,先联系上了王某。中,王表示自己现在在恩施,让打找一位王姓女士。询问该女士是否是其律师或者代理人,王不置可否,称是长途,匆匆挂断。8月11日,联系上了王女士,她在中表示现在不方便多说,既然交给了法院,现在就等法院判决吧。  随后在当天打通了杨先生的。中,杨先生情绪激动,认为不该介入,更不该打“骚扰”他,对这件事他没什么好谈的,说完挂断。  随后给王女士和杨先生分别发短信,希望能见面听听他们的观点或者苦衷,但截至发稿,依然没有收到回复。  这起纠纷真相究竟如何?其中的3份房屋买卖合同究竟那一份该得到法律的保护?这里面当事人的苦衷究竟是什么?或许随着案件的开庭审理,这些疑问终会水落石出。本报将继续关注。( 方正)

扁平苔癣
股骨头坏死
脚底疣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设计动态 新零售模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