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三个苹果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12: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天晚上,国王哈鲁恩.阿尔拉士德把大臣扎法尔召唤来对他说,“我要到城里去,问一问那些平民们,看看那些负责法律的官员们业绩如何。要是老百姓对我的某些官员有怨言的话,我们就要把他们全部解职,要是有的官员受到赞许,就要给他们适当擢升。”  “一切都听你的,”扎法尔回答道。  因此国王就跟扎法尔还有一个名叫马斯塔尔的宦官一起到城里去了,在大街上和市场里面四处一阵转悠,而当他们经过一条狭窄的街巷之中时,看到一个老年人拿着一张捕鱼网、头上还顶着一只装着一些小鱼的柳条筐。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件东西,这位老人悠闲地步行着,嘴里哼哼着一支穷苦人的小调。  国王听到他吟唱的这支曲子,就对扎法尔说道,“我敢肯定这个嘴里的这支曲子哼唱的就是他自己的凄凉状况。”说完他就自过去对他问道,“告诉我,哦酋长,你是以什么生计为生的呢?”  “我的大人,”他回答道,“我是一个渔夫,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我从日中的时候就出来了一直到现在,可是阿拉还是没有赐给我任何养家之物。说不定我都不能保证给家人买回一顿晚饭去了,我痛恨自己、为自己的一生感到羞耻,我多么想马上就死了算了。”  “听我说,”国王说道。“要是你能跟着我们一起回到底格里斯河岸边去的话,把你的渔网撒出去,不管一网打上来的是什么,我都会付给你一百个金币的。”  他听到这话就高兴起来,说道,“自管看我的好了!”  到达河岸以后,他把网撒了出去,等了一会儿。之后他收紧网纲,把鱼网拉上岸来,发现里面有一只大箱子,上面还挂着一把挂锁。国王仔细察看了一番这只大箱子,发现这只箱子很重很重。因此他就给了这个渔夫二百个金币,把他打发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在此同时,扎法尔和马斯塔尔两个已经把大箱子抬到了宫殿里去,把它放下来,点起来几支蜡烛。之后国王让他们把箱子撬开,他们在里面发现了一只里面装着用红绒线扎起来的棕榈树叶子的篮筐。把这些都拿刀子割开,他们发现里面是一块地毯,他们就把它从箱子里取出来。这时他们看到了一块折叠成四方的妇女的披肩,他们又把这个也拉了出来,在箱子的底部,他们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就像一块银锭那么惨白闪光,她已经被杀死了,并且被分割成了十九块。当国王在那儿注视着她的时候,不禁喊出了口,“天啦!”接着眼泪就从脸颊上淌了下来,一边转身朝着扎法尔说道,“难道我们会允许有人在我们的王国里被杀并抛到河里去吗?这个女子就是我们的负累、我们的职责!以阿拉的名义,我们必须为她复仇,把凶手给找出来,必须让他死得惨才行!”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现在,既然我们是阿巴斯王朝哈利法的后裔无疑了,要是你们不能把这个谋杀犯捉到我的面前来正法的话,我就要在我的王宫门前把你们都吊死,你们以及你们的四十位邻居和族亲。”  由于此时国王正在忡忡大怒之中,扎法尔请求给他三天的时间来捉获这个杀人犯,国王允准了他的这个请求。因此扎法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满腹忧虑地自言自语道,“我怎样才能找到谋杀这位女子的凶手的?要是我带给国王不是杀人犯的另外一个人,国王大人一定会因此而惩罚我的。真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扎法尔在他的屋子里呆了三天的时间,在第四天的头上,国王让王宫的一个管家去把他叫了过来,在扎法尔来到了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询问道,“杀害那位少女的谋杀犯在哪儿?”  “哦,所有忠诚人的主人,”扎法尔回答道,“我没有办法找到这个谋杀犯。追踪寻获杀人犯从来就不是我的职责所在,我根本就不知道从哪儿来入手干这件事情。”  国王听到他的回答简直气极了,下令刽子手立即在王宫门前执行对他的这个大臣的绞刑。然而,就在绞刑即将执行之际,他又派出一个传令员到巴格达的街道上去,四处宣布这次绞刑的执行消息。  人们听到消息后纷纷从四面八方涌来,见证扎法尔及其族亲们被执行绞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而被绞死的。绞刑架被树立起来之后,扎法尔和别的人一起被拉到下面站定,就等着被绞死了,而当每只眼睛都在盯着国王发出信号、人群之中纷纷为扎法尔及其堂表兄们们伤心悲泣之时,一个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背后、正在分开人群从后面走向前来,直到他来到了这位大臣的面前站定。他有一付漂亮的面孔,衣服穿着整洁体面,一双黑色的眼睛闪烁出明月一般的光辉,明朗的前额,红润的脸颊,浅浅的软毛而非满脸髭须,像一粒龙涎香一样的一颗黑痣。正当这个大臣在看着他的时候,这个年轻人说话了,“我是前来救你的,我的大人,我就是杀死那个你们在箱子里发现的那个女人的人!所以把我绞死好了,就让正义在她身上得到伸张好了!”  扎法尔听到这个年轻人的坦白,他非常高兴,但是他对这个漂亮的年轻人感到非常惋惜。正在这时,正当他们两个对话之际,另外一个男人,年纪要大一些,从人群之中夺路走了过来,直到来到了扎法尔和年轻人的面前。给大人行过礼以后,他说道,“不要相信这个年轻人的话,我的大人!我才是谋杀少女的人。所以在我身上为她复仇吧。我对着全知全能的阿拉这么要求!”  “哦大人,”年轻人赶紧插话道,“这位老人已经老糊涂了,他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我才是那个谋杀她的人。所以为她向我复仇好了!”  “我的儿子,”这位老人说道,“你还年轻,你还能享受这个世上的快乐。我已经老得疲乏了,尝够了人生的滋味。我要把自己的生命作为你的赎金,奉献给这位大人以及他的堂表兄妹们。谋杀这位少女的除了我没有他人。所以,向阿拉发誓,我让你立即把我吊死!既然她的生命已经不在了,我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大臣听到这番奇怪的对话感到非常震惊,他把这位年轻人和老人一起带到了国王的面前。亲吻过地面七次之后,他说道,“哦所有忠诚人的主人,我给你带来了谋杀这位少女的凶手!”  “他在哪儿?”国王问道。  “这位年轻人说他是自己是谋杀犯,”大臣回答道,“可是这位老人说他在撒谎,坚持说他自己才是谋杀犯。所以我把他们两个都给你带过来了,他们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  国王看着那位老年人还有这位年轻人,说道,“你们两个到底是谁杀死了这个姑娘?”  年轻人回答道,“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杀死她。”  老年人也回答道,“事实就是我谋杀了她。”  之后国王对扎法尔说道,“把他们带走,绞死他们两个。”  但是扎法尔回答说,“这么做是不公义的,我的主人,因为他们两个之中有一个人是实际的谋杀犯。”  “以阿拉的名义!”那位年轻人喊道,“我才是杀死这位少女的凶手,”并且他开始描述自己是怎样杀死她的过程,以及那只篮筐,还有那条披肩和那块地毯,而且,这些都与国王在她身边所发现的相符。  所以国王就肯定下来,这个年轻人就是凶手,可令他不解的是他为什么要杀死这位女士。“告诉我,”他说道,“为什么你还没有受杖笞就坦白了呢?是为什么你前来这里送上你的性命的?而又是为什么你要开口这么说,‘就对我给她复仇好了’?”  “我的主人,”年轻人回答道,“这个女人是我的妻子,以及我的孩子们的母亲。同时她也是我的堂姐,就是面前这位老人的女儿,因为他是我的叔叔。当我跟她成婚之时,她是一个处女,而且阿拉保佑我跟她生下了三个小男孩。她爱我,全心服侍于我,我在她身上看不出一点劣迹来,因为我也全心全意地爱着她。可是就在这个月的天,她突然重重地病倒了,在我找医生给她看过以后,她这才渐渐地开始复原了。当我要她去洗土耳其浴时,她跟我说道,‘我在前去洗浴之前还有一个强烈的要求,我真的是抑制不住地非常渴望。’‘你只要把这个要求提出来好了,’我回答她道。‘究竟是个什么要求?’这时她说道,‘我心里边就想要一个苹果,拿它来闻一闻,咬上那么一小块儿。’‘哦,’我回答道,‘就便你有一千个要求,我也会全力加以满足的。’因此我直接就到城里去了,到那儿去寻找苹果,可是我一个苹果也没找到。即便一个苹果要花一个金币的话,我也会把它们买过来的。自然的,我为此非常烦恼,回家之后对她说道,‘阿拉为证,我一个也没有找到。’她为此也显得极其伤心,而且由于她此时依然很虚弱,她的病情那天晚上又加重了,我为此非常焦心、为她的身体状况担忧不已。早晨刚刚来临,我就又走了出去、在花园里边转来转去,从一个花园走到另一个花园,可是在哪儿也找不到一个苹果。终我遇到了一个老园丁,他对我说道,‘我的孩子,在这里这是一种稀有的果品,只有在诚实人的主人在巴萨拉的花园里才能找到,那儿的园丁们供给国王的餐桌上所用的苹果。’由于我所遭遇的失败而满腹忧伤,回到家中以后,我对妻子的爱驱使着我前往巴萨拉做一次长途的旅行。因此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来去一共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给她拿回来了三个苹果,这是我花去三个第纳尔从园丁那儿所换回来的。可是当我来到我的妻子的面前,把三个苹果摆在她的眼前的时候,她对这三个苹果却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只是淡淡地看着它们被放在了她的身边,因为此刻她的发热又加重了,而且她的病情一直持续了十天的时间而没有一丝减缓的迹象。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她的健康状况却开始有所好转。因此我离开了家中,又开始在我的店铺里做买卖了。正当中午之时一个身躯长大丑陋不堪的黑奴,个子像一条路那么长、胖得像一条宽板凳一样,手里拿着那三个苹果其中的一个走过我的店铺门前,一边把玩着一边走了过去。‘哦我的好黑奴,’我说道,‘告诉我你是从那儿得到这只苹果的,因此我也可以得到同样的一只。’他笑着回答说,‘我是从我的女主人那儿得到的,因为我离开她有一段时间了,在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她病倒了、身边放着三个苹果,她告诉我说,她的可敬的傻瓜丈夫长途旅行到巴萨拉去,用三个第纳尔给她买回来这三个苹果。这样我就跟她一起吃了顿饭、喝了顿酒,从她那里拿走了这个苹果。’当我从这个奴隶这里听到这一番话之后,我的大人,我的面前顿时一片黑暗,我站了起来,把我的店铺锁好,满心愤怒地赶回了家中。当我寻找那三个苹果之时,只看到了其中的两个,我问我的妻子,‘那第三个苹果哪里去了?’她无精打采地从枕头上抬起头来,回答道,‘我不知道。’这番回答让我确信,那个奴隶所说的都是实情。因此我就拿来一柄长刀,从她的身后靠近过去,一句话也没说就把她的喉咙给割断了。之后我把她的脑袋砍下来,把她的四肢剁成了一段一段。把她的身子用她的披肩和一块地毯包起来之后,急忙用一根线索捆在了一起,然后就放在了一只箱子里面,把箱子紧紧地锁住。接下来我把箱子装上我的一条驴子,把它运到了底格里斯河边,亲手把它投入了河中。当我返回家中之时,我看见我的大儿子在号哭,就是他此时也不知道我对他的母亲做了什么。‘你为什么在这儿哭,我的孩子?’我问他,他回答说,‘我拿走了我的妈妈身边的三个苹果里的一个,走到大街上去跟我的兄弟们玩耍,这时突然一个高个子的黑奴从我的手里把它夺了过去,还说,你是从哪儿得到这个的?我回答说,我的父亲为我的母亲旅行到了巴萨拉,因为她病了,因此就花了三个金币一共买回来这么三个苹果。他根本就不在乎我说的话,我几次央求他把苹果还给我,可他还是搧了我几巴掌、踢了我几脚,拿着苹果就走开了。我害怕我的母亲会为了这只苹果的事伤心。因此由于害怕见到她,我就跟我的兄弟一起跑到了城市外面,一直呆到晚上的时候才回来。真的,我好害怕见到她啊。所以,父亲,请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她,那样会让她病的更重的。在我听到我的儿子讲述了他的故事之后,我知道是那个奴隶诋毁了我的妻子,而且肯定我是错杀了她了。因而我伤心地哭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叔叔来了,我告诉了他所有发生的事情。他在我的身旁坐下、陪着我一起哭泣起来,我们两个一起这么哭到了半夜。在这过去的五天当中我们一直在伤心地哭着,为她这不公的死亡而悲恸不已。要不是这个奴隶无故的这次谎言的话,她到今天依然还会活在这个世上的!因此现在你已经明白了我为什么、而又是怎样杀死她的了,我要乞求你,以你的祖先们的荣誉,立即把我杀死,让公理得到伸张,因为在她死后,我已经没有活着的理由了!”  国王听过他的话后非常震惊,说道,“以阿拉的名义,这个年轻人理应得到赦免。只有那个可恶的奴隶才是我应该绞死的人!只有这么做才能让那些蒙受磨难的人得到心灵的安慰,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全知全能的上主得到慰籍。”    这么说完国王转向扎法尔说道,“给我把那个可憎的奴隶拿获到我的面前,他是所有这一场灾难的起因,要是你不能在三天之内给我办好这件事情的话,你就要顶替他被杀死的。”  这样扎法尔就离开了,哭着说道,“我已经遭遇了一次死亡危机而幸免了,可要是你经常把一只罐子装得满满的话,它注定是要碎裂掉的。聪明机智在这儿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那个次挽救了我的生命的人才可以挽救我第二次的。以阿拉的名义,我在接下来的三天当中不会离开我的家中的,我将让他老人家以他的名义昭告一切的真理。”因此扎法尔就在他的家中呆了整整三天,而在第三天的时候他把家人和法定见证人召唤过来,当着他们的面立下了的遗嘱,并且伤心不已地跟他的孩子们道别。不一会儿国王的一个信使就来到了,对他说道,“所有忠诚人的主人已经忡忡大怒了,他要你立即到他的宫殿里去。还有,他发誓要立刻吊死你,要是你不能把那个造成那位女子死亡的奴隶捉获的话。”   共 65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人工受精的鉴别争执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儿童脑外伤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