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在世界屋脊玩滑板的西无所畏惧地迎接生略

时间:2020-10-18 07:38: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在世界屋脊玩滑板的西:无所畏惧地迎接生活

  我在世界屋脊玩滑板

  文/王璐

  在海拔4千米以上的高原,恍如一切都有可能产生。

  上了岁数的喇嘛,在一群身着古怪服装的年轻人的簇拥下,观看了一场奇特的表演:他们站立在装了轮子的木板之上,疾驰而过。

  "阿科(藏语"师父"),这个叫什么?"

  喇嘛想了想说:"xu bang。"xu,藏语里形容滑行的动作,bang取自bang lie,板子的意思。

  来讨教这个问题的是少年次仁塔尔青,那一年,他15岁。在长沙师范学院学习幼教专业时开始接触滑板,以后1玩就是9年,"这是我这辈子坚持久的一件事。"塔尔青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作为1名虔诚的佛教徒,塔尔青每挑战一个危险动作前,都会默默念诵莲师心咒,祈祷莲师加持自己挑战成功。内心里,塔尔青觉得自己前世可能并不是,"也许是个日本人也说不定",不然为什么会那么痴迷西方的亚文化?

  在玩滑板之前,他跳街舞、演奏B-box(口技),来自国外的亚文化让这个土生土长的少年尝到了自由的滋味。

  "假定有1%的几率,能够从恋爱走向幸福的婚姻,那以后也依然会产生无穷无尽的烦恼,比如,生了小孩,亲戚之间会不停地攀比。虽然结婚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但常常在这个社会里,人们都要依照他人的想法和观念去生活,我不想跟他们一样。"

  "不一样"的塔尔青在父母安排好的道路上"滑"出了自己的轨迹。同时,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具有改变的可能。

  2017年,塔尔青联合的几名滑板玩家,在世界滑板日那天组织了一场意义非凡的。

  滑手们是在网络上联系的,现实中他们很少有机会见面。为了赶在6月21日之前到达,塔尔青恳求父亲驱车1000英里,从狮泉河出发,开了三天3夜。滑板摄影师谢石见证了这1旅程,并将它收录在《1000 miles》这本书中。

  "刚到狮泉河的时候,我很震惊的是,全部城市都在施工,地都给挖开了,到处尘土飞扬。而且这类状态已延续了好几年了。"

  谢石不是次来,也不是次拍摄西部地区的滑手,但他从来没想过,在这样不利的地形下,依然有人坚持玩滑板。

  塔尔青是狮泉河镇上的滑手。为了能开辟1小块练习的场地,塔尔青在自家门口做了许多道具。但凡稍微平整一点的土地上都留下了塔尔青的身影。

  一开始,周围的人"觉得这是小孩子玩的东西",塔尔青只是笑笑,他让几个好奇胆大的人踩上滑板来尝试一下,"他们才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塔尔青的影响下,有很多人陆续跑来跟他一起学滑板。全部,只有有一家价格昂贵的滑板器材店,为了方便大家练习,塔尔青就把自己的滑板送给朋友。

  算到今天,他"用过的滑板摞起来,也得有半层楼那末高了。每个月在滑板上支出的开消要1两千元",塔尔青坦言"自己的工资支付不起"。

  去年,塔尔青是带着公务员考试的复习书去参加滑板大给你强悍的打击操作和刺激的PK。独创的幻神系统会的。在这之前,他曾在内地和阿里的幼儿园当过一段时间老师。由于工作环境里都是女孩子,让害臊的塔尔青有些不自在。

  骨子里,塔尔青希望成为一个自由的人,但现实终归是现实。滑板是塔尔青的出口,只要踩在滑板上,他便觉得具有无穷的可能。"完成一个很难的动作,带给我的成就感,强烈到没法用金钱和其他任何事情来形容。"

  每天他会从下午两点钟开始,一直滑到清晨1点钟回家。为此,他没少受伤。身体上严重的一次受伤,差不多摔断了一整条胳膊,躺在家里休息的时间里,塔尔青全靠看滑板视频度日。

  相比起来,家人的反对才令塔尔青"头疼"。作为家中的独子,母亲每天都在为他的安危操心,塔尔青把腿摔坏的那次,母亲更是直接把滑板扔了个干净。

  而他的父亲则更多地推敲未来。从初中开始,塔尔青就一直在外地求学。他们没想到,儿子终选择了一个没法养活自己的"生计"。

  因此,当他提出要去参加滑板大会时,家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塔尔青历来都不是一个特别叛逆的人,他身上有文身,但文的是祥云,和1只蘑菇,"希望大家看到后能够更尊重自然的东西"。

  这类冷酷温顺的性情是许多滑手的共性。"大部分滑手,都不想跟世界抗争。"谢石说。由于滑板本身带来的乐趣,要大过一切。

  同很多竞技运动不同,在滑板领域并没有"我们赢了"这类说法,你对抗的是你自己。在所谓的滑板比赛中,风格要比招式更重要。

  "每个人有五滴血,一个人出了1招,另外一个人如果没跟上,就会掉一滴血。"为了让滑板大会更有参与感,塔尔青和朋友们制定了一套游戏规则。但实际上,滑板中并没有统一的评分标准或量化的分数考量。

  因此,当滑板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的消息出来时,滑手们都感到有些奇特。乃至有外国网站专门罗列了30条理由,说明"为什么滑板并不是一项运动"。其中一条,"每个人都可以做出未曾出现的招式,每天都会有人做出来,没有出场时间的限定。可以这么说,滑板仅受重力的制约。"

  "很难想象,大家都穿着统一的队服,排队站在滑板场外候场的画面。"一名网友写道。滑手们更习惯的是街头。"有时候会遭受保安的驱逐,有时候会被没收滑板道具,但这都是滑板文化中不可缺少的部份。滑板来自街头,也必须回到街头。"谢石说。

  的街头是塔尔青的梦想。九年里,塔尔青不曾有一天放弃滑板,他的这份执着也终究赢得了父母的尊重。去年6月份,塔尔青的父亲决定开车带他去参加滑板大会,仿佛这将成为一场里程碑式的纪念。

  就像几年前,塔尔青的父亲带他去转神山冈仁波齐一样,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仅仅由于山在那里。

  "从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的角度来看,转山能够让自己渐渐静下来,快转完的时候,你会坚定地相信,自己能够坚持一件事,并把它做完。"塔尔青说。

  记录这场旅行的谢石认为,"它并不是一场寻梦之旅,而是塔尔青对滑板单纯的爱。"这让他想起自己年少时,坐着绿皮火车,睡在15元一晚的房间,参加滑板比赛时的场景。"酷爱滑板让我们意想到,很多事情都没有那么复杂,会因此更有动力地去做好每一件事。"

  滑板的存在,就是为了快乐。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滑滑板的人乃至更加随和。"不管走到哪里,无论性情是否是内向,只要看到一个玩滑板的人,简单交换一下,马上就能毫无障碍地成为很好的朋友。全球都如此。"谢石说。靠滑板建立起来的纽带,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这次滑板大会有5六十个人参加,年纪从十五岁到二十几岁不等。为了鼓励大家的参与热忱,塔尔青和几个朋友凑钱准备了许多奖品,从板子、轮子到支架、饰品,滑过的街头时,他们显得格外另类。

  大会进程中,他们还几次遭受了警察的驱逐和罚没。这让塔尔青有些着急。谢石的书出版后,塔尔青曾接受过一家上海媒体的采访,他关心的问题,是希望能够通过媒体的报导,引发的注意,"帮我们建一个滑板场,在。"塔尔青相信,"时机成熟,该产生的事自然会产生。"

  玩滑板,人是重要的。

  但滑板却不像通常的运动那样,会有一个偶像人物出现。"滑板不存在统治性的人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事实上,"滑手们也不太会在意他人的眼光,大家都集中精神,希望的是把动作做成。"

  滑手当中的职业选手被称为Pro,会遭到一些品牌赞助商的支持。但这也仅仅停留在支持自己继续坚持的层面,没有人会为赚钱而本末倒置。"在篮球里,你退役了就是退役了,在滑板里,你永远是个Pro。"

  如果你酷爱滑板,56十岁都可以滑,可年纪大的人胆子会变小,由于顾虑会增加。"年纪大了以后做动作会难上好几倍,之前想到动作马上就去做了,现在会先想想再去做。"塔尔青说。

  公务员考试失败后,塔尔青去成都学了一段时间的厨师。"被骗了,什么都没有学会。"塔尔青也曾试图靠滑板赚钱,但由于经营不善都不了了之。

  塔尔青打算在接下来的时间,在开一家热狗店谋生。等真的滑不动的时候,"就去深山里隐居,不带滑板"。

  当被问到是否是想出家的时候,他认真地想了想说:"想过,但家里不同意。等到我真的可以出家的时候,也许已被社会同化了,那就在寺庙帮忙扫扫地,下半辈子在寺庙里度过吧。"

  世界滑板日是每一年的6月21日,那天是美国学生放暑假的天,大家希望能够在这一天里纵情享受滑板带来的乐趣。塔尔青和朋友们把滑板大会放在这一天,也是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滑板,酷爱滑板。

  "参加完滑板大会以后,塔尔青回到了阿里,一样过着自己简单的生活,我跟他走完这1000英里后,也看到了自己当年刚玩滑板时的单纯和爱。"谢石希望能把这份感动传递给更多的人。

  滑板也许没办法创造奇迹,但却能通过挑战,使人成为一个勇敢者,无所畏惧地迎接生活中的一切。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1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宝妈腹泻会影响宝宝吗
奶粉过敏症状
宝宝对奶粉过敏有什么症状
宝宝着凉肚子胀气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