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老李头的罗曼蒂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4:11: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小姑娘挺可人的啊!我看着她。  红扑扑的脸,大大的眼,浓浓的眉,修长结实的身材,使人想起了飒爽英姿的海南女民兵。  就她了,脑子里突然涌起了一个念头。  那年我三十六,她十九。  很奇怪是吧?年龄相差那么多,怎么会起这么一个近乎“犯罪”的念头?  天地良心!当时就一个念头:就她了。  其它什么也没想。  很多年以后,我问她:你那时就没看出来我比你大好多?  哼!谁知道?就看见你走路一跳一跳的,挺好玩。谁知道后来你那么坏。撞鬼了吧?  一跳一跳的?我走路那样的吗?我这人很讲究“站如松,行如风”的呀!怎么会一跳一跳的呢?  研究了好多年,没研究出来。后来在动物世界节目里看到雄孔雀开屏,还有不知哪种雄性动物在雌性面前也是那么一跳一跳的,才意识到当年我充分发挥的是那个……那个……那个……动物的本能,潜意识地在作雄性的炫耀。才使她感到——好玩。  在她眼里我竟然就是光会一跳一跳的,就没发现我有其他什么优良的内在素质?——丫丫的!    是她姑妈带她到我外婆家来的,说是要我阿姨帮小姑娘在上海找份工作。  外婆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我妈是老大。妈没了后,我这个大外甥就是外婆家的老大,更何况都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外甥一吼,阿姨靠边。虽说是上海,北方人男重女轻的规矩一时半会儿还改不了,外婆家还不是我要怎么着就怎么着。  她姑妈和我外婆她们是怎么认识的?我哪知道?鬼使神差吧!反正这么说吧,捎带着我就认识了这小姑娘。  人都说缘分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去外婆家又碰上小姑娘和她姑妈了。  女人们唠唠叨叨没完没了,听着都烦……  我试探着一个劲地朝小姑娘使眼神,心想:过来啊!过来啊!  兴许她也正被老太们的唠叨烦着呢!她颠啊扭啊的就过来了。  嘿……有电哎!    你们一直来?  没有,就第二次。  工作找到了吗?  找了,不喜欢。  那你要找什么工作?  在你阿姨那里当护士。  嗬!嗬!要求不低。这哪儿成啊!我心里说,嘴里可不说。  浙江的?  嗯!  浙江不是挺好吗?干吗来上海找工作?  嗯嗯!  嗯……?  嗯嗯!  一千个念头在我心里转,这“嗯嗯!”里面有戏。浙江这几年搞的不错,干吗来上海?莫非……?  是家里给你找男朋友你不要?我破釜沉舟的一问,还真问着了。小姑娘眼睛红了。  我姐夫给介绍的,大了!我不要,追得紧呢!跟姐夫吵了。烦!  哦!  她以为逃离了狼窝呢,没想到这里有个大老虎正张大着嘴巴呢!哈哈!  唉!也许没门,我更大!    也别说,摊上硬给介绍朋友这事儿是挺烦的,我有体会。  二十四岁那年,天天哼唧着爱情诗歌,写些狗屁不通的爱情小说……那是阶段性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典型表现。  都说男孩要主动,于是相准了个目标,发动进攻,准备了一大通ILOUEYOU之类的情话,没承想碰上个已经有主儿的,而且都二年了。妈的!真想抽她两巴掌,都二年了还在我这儿装纯情少女呢?问她呢:都有主儿了,干吗还跟我出来压马路?回答是:你会写会讲会干好玩……。妈妈的!你是在想玩我!滚你的吧!我这儿不收感情不专一的水货,再不滚我抽啊!  那年是我的本命年,霉着呢!  呜……我的初恋啊!    打那起,我那情歌之类的哼哼唧唧就再也没有过。  打那起,当年的小李我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整天虎着个脸。还管着个班组呢。遭殃的是那几个弟兄们,生产上稍有差错,那吼声整个车间都能听见,连厂长都没逃过我的吼,七百来人的小厂都说这会画会写会唱会说山东快板的小李怎么了?  打那起,年复一年,拼命的干活,加班加点的干;拼命的为团支部干,干到了三十岁,干到团支部都没了我的份,干到我都成了团支部的“老班长”。  没出息是吧?是没出息!  三十了,厂长书记为我着急了,那大龄青年舞会票别人轮都轮不着,我兜里能揣好几张,没劲!我才不去,我成了发舞会票的头儿。  三十了,车间里有姑娘在我干活时往我嘴里塞零食,吃完饭有人帮我洗碗筷……嗬嗬!可怜我?去吧!我不稀罕!  三十二了,师傅、师兄、弟兄们、外婆、阿姨、邻居为我着急了,轮轴转的为我介绍女朋友。没法子,出去转转就回来了,是姑娘不好?不!就是没兴趣。  想打光棍了?嗯!有这思想准备。但是我有预感,预感到有好姑娘在等着我,瞧好我吧!只是都三十六了呢!人呢?  这不!来了!    所以我一听这姑娘说是为逃避人给她介绍男朋友来上海的,马上表示理解着,并共鸣着。  明白人马上就看出这都是唱的那出跟那出啊!满腔子的牛鸣,还共鸣呢!  管它共鸣还是牛鸣,反正就是鸣了,而且嘿嘿……没准儿还会有应这牛鸣的。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囡啊!我们回去吧!  和小姑娘对话不多,倒是我出神的时间多,她姑妈好像意识到什么,叫着她侄女,又狠狠盯着我看了一眼。那眼神,呵!不太友好……  明天晚上……我嘴一努,对着门外。不知怎么地,我很自信,我相信她会来,而且我虽然只是嘴一努,但我相信她来的时候连地方都不会搞错。  那年也是我的本命年。    小时候外婆要算命先生给我算过命,抽了三张签张张是好签.签前呼后拥大马上骑着我状元郎,第二签深宅大院妻妾成群子孙满堂我高高在上,第三签有灾有祸自有那本命神把我托上岸.虽然说算命是迷信,时代不同了,现在哪会有什么状元郎,妻妾成群更成了大款贪官们的专利权,子孙满堂太麻烦,现代人想穿了,很少人再情愿经历中本命神托我出苦海,它倒处处有应验,从楼上摔下来我竟然会毫发无损,爬起来就会走.毕业被分配到外地无门无路,老师就是吵着把我拉回到上海,就是后来和小姑娘结婚了没钱了,马上有人要我拿着背米的空麻袋去国外.类似的经历还有好多不在题目中.今天主要是讲年轻的老婆怎样到手的,我这样说是因为碰到困难我从不会不自信,我不相信迷信妻妾成群那是天方夜谭,不可能的,但只要我想找一个老婆,哈哈,那是不成问题的!    哈!来了!  我赶紧往电线杆后面一藏,偷偷的观察这未来的老婆现在的小姑娘。  垂着双手,翘着兰花指的手掌向外几乎成了九十度,步子跨的很小,扭啊扭……  啊!婀娜多姿的淑女啊!理想中的老婆啊!你终于来了……  她就在我前面站下了,那么果断、那么肯定地站下了……  我刚想探出头去,她猛地一个180度转身:哼!  捂着嘴巴:撞着我了,你个丫丫……还笑!  就几天,像认识了好多年似的……    你是北方人?  怎么了?  都说北方人蛮不讲理。  是吗?可你也是北方人啊!  我浙江人啊!怎么成了北方人?  ——诧异中……莫名中……  是这样,春秋战国时期……  什么春秋战国?  哦!哦!  古代呢,北方一个小国被一个大国打败了,于是小国的老百姓就逃啊逃,一逃逃到浙江,那么你们就是他们的后代……所以你也是北方人。  什么逻辑?莫名其妙!用来哄哄小姑娘还不错。  后来呢?  后来啊……你们的话里就有了北方话掺在里面了。  骗人!  你们说“赚钱”是不是说“趁钱”?  是啊!  就是吗!我们老家“赚钱”也说“趁钱”。  “赚钱”说成“趁钱”。是她和她姑妈说话的时候发现的。其实各地方言互相掺杂很不少,我拿来派用场也不能说全是牵强附会了。  哦!  眩晕中……  仰头看着我,其实我比她身高不了多少……  ……  看!我住的地方到了,三楼,上去吗?  我晚上的火车。  下次来吗?  摇头……  看着她……  摇头……  看着她……  点头……    ……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    你喜欢我什么啊?  牛腿啊!  牛腿……?  享受着她结实和弹性……拍拍她的腿,调侃着:就这啊!  切!  多少年后,妻子还耿耿于怀这“牛腿”,嚷嚷她妈怎么让她有这“牛腿”。  ……怎么长鸡皮疙瘩了?冷了吧?  切!  怎么了?  切!  好漂亮的媚眼……水汪汪的……  没声了……软软的……呢呢喃喃的……  坏……  嘿嘿……  男人不坏……嘿嘿……  女人不爱……嘿嘿……    ……    嗳!楼下阿翠早上问我了。  什么?  你们家不睡床?  这么热的天睡地板多凉快。  她还说了:地板量好了吗?多少长多少宽?  愣……  嗨!上海老房子不都这样吗?嫌烦!弄个棉花球塞耳朵不就行了吗!  阿翠老公胃出血,今天买了甲鱼、泥鳅给她老公补身体呢。  哦!胃出血该吃母雞炖当归,党参,怎么吃甲鱼,泥鳅呢?乱弹琴!明天我跟她说说……  切!你敢!起歪念头了吧?  什么啊?有你,我这不一步到位了吗!再说了,看她那麻杆腿……  为什么?  我喜欢牛腿啊!  切!  ……    嗳!  什么事?  上个月我回家,妈问我了:结婚二年了怎么还不怀孩子。妈都急了呢!  这不经济不行嘛,我这点工资哪生得起孩子?做点生意攒点钱再说。  家里邻居说的可难听呢!  说什么?  说我是石胎婆……  怎么不说我?  上次去的时候你那三角眼瞪的,谁敢说你啊!  有这事?妈妈的……这还不容易……  ……  ……    爸爸在这里呢……  咯咯咯……  儿子欢快的笑着,蹒跚着,爷儿俩在16平米的斜坡形三层阁楼里躲猫猫……  虎头虎脑的小子挺好养,从小断奶后就喂小米玉米薯粉熬成的粥,吃得挺香,好像知道家里就这点经济,偶然买点进口的小儿食品还不愿吃,就爱吃我给调配的米糊,长得的健健康康,活活泼泼,这不,每天就爬着,扶着,围着床沿,缠着要和老爸捉迷藏……玩累了,玩饿了,就吃,吃饱了就睡……唉……穷人家的孩子多乖……  ……  老婆,师兄对我说了,让我去非洲打工,像我这样总不是件事儿;可车间支部书记说了,他快退休了,让我来顶他的位置,你看这事儿要不没有,要来一块来。你看呢?  ……  我在想啊还是出国比较好,我们缺的是钱,也就两年时间。  就两年啊!不然我不依,主意你自己拿。  嗯嗯……  ……  ……    出门到国外  老婆有交代  家里有着好太太  黑蝴蝶花儿不要采  儿子不要黑弟弟  系好你的裤腰带    赚钱到国外  思念在深夜  心里想着好太太  黑蝴蝶花儿不去采  儿子没有黑弟弟  保证系好裤腰带  ……  ……    爸爸……  哎……好儿子……  儿子挣脱了妻子的怀抱,向我猛扑过来,沉甸甸的小子冲得我一个踉跄,冲得我行李箱全扔地上;二年了,他一点不认生,好象我昨天出去今天回来……  ……    儿子,你爸给你带黑弟弟回来了。  哼!敢来!我笃煞忒伊!(我敲死他)  儿子看着电视头也不回。  嗨!这悍小子!  哦!光顾着儿子了,  看着她消瘦的脸庞,搂住了她的腰肢……  爸爸爸爸大色狼……  嗨……  ……    争吵,  吵到惊动了她妈:你这年龄了都赶上做她爸了,怎么还吵,不会让着点吗?  和好……    争吵  吵到惊动了邻居:吵什么吵!芝麻大点事,吵得象真的一样,还要离婚,不怕人笑话,像小孩子一样。  和好……    再吵:儿子你来评评理,是你老妈不对还是老爸不对?  懒的管你们的事,今天晚饭又要剩下了……  再和好……    转眼儿子成大小伙子了。  一天,儿子说:老爸,发现你很夸张哎!和老妈相差十几岁,整个一老牛啃嫩草哎!  有吗?找你老妈时我是正正宗宗一头健牛呢!  嗨!去!去!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懂!    一天,莫名地不高兴,写下小诗一首:  小小的客厅\灯下踱步\思绪烦乱\我\回忆\初见的你\明眸与星星\——媲美\柔软的身躯\呢喃着\至今我仍不懂的呓语  灯下\点起一支\不想再抽的烟\品味\你不再有的柔情\我的世界\你已无从理解\就像\我的沉浸\你无法进入  心\为何相距\像来自两个世界\你\是否回忆\至今\我仍不懂的呓语\  心\迷惑而飘逸\剪不断理还乱  我并未忘记\与静夜星星相媲美的\你的明眸\你的芳馨\任自然变幻\日月交替    你退休了,整天就会胡思乱想,写的都是些什么啊!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怕儿子笑话。我每天上班不累吗?哪有心思像你?一天到晚捧着个电脑咿咿呀呀酸不拉唧……  你累,你就别上那破班了啊,搞得邋里邋遢像个男人婆。  好啊!不上班?你养我啊?我男人婆!你去啊!去找你的温柔啊!还没说你呢!难怪呢!你厂里的人说人家的女儿长得像你呢!  天地良心哦!我哪有那事,知道人家有朋友了我就跑开了,你就喜欢听人家瞎说吧。  哼!哪天找上门来你才承认哦?  没那天!不信?我发誓!  去去去……谁管你那点破事。天晓得上辈子欠你什么?一天到晚欺负人,你爸在,骂死你!才不会帮你!  当然你欠我的了,不是上辈子,就是这辈子。  这辈子?  是啊!  什么时候?  大串联的时候。  你大串联的时候我还刚刚会走路,欠你什么了?  不是你,是你们家的人。  我们家的人?  是啊!  那时你就认识我们家的人?  不认识!  不认识欠你什么钱?  那年不是大串联吗?火车就停你们那里。  哦……?  哈哈!耳朵竖起来了!  一停就是一天一夜,饿的我啊,前背心贴到后背心。  哦!大概快饿死了,有人来救你了?就认识我们家里人了?  哪里啊!有人来卖米花糖了。  你买了?  买了!  有得吃不就行了。  钱花光了。  花光了?  米花糖贵啊!五毛钱一小块。  不是蛮好吗!  蛮好?你知道那时候大米多少钱一斤?  多少?  一斤大米一毛七,你们那里一块米花糖要五毛,就一块肥皂大小,心真黑啊!我当时就发誓,他们赚的这黑心钱我一定要讨回来!  那管我们家什么事?  我问你,你们那里是不是亲戚连着亲戚?不是堂叔就是大伯。  是啊!  那就是了,说不定卖给我米花糖的就是你们家远方的阿姨姑妈大舅妈,表兄堂哥三叔公。  你就贫吧!  肯定是!要不然你怎么老远跑来嫁给我?不是欠我的吗?  晕……  所以你这辈子注定要还我,要被我欺负。  去去!  ……  让我看看牛腿细点了吗?  为什么?  细了好穿裙子啊!  谢谢噢!  怎么不起鸡皮疙瘩了?  老了!  我才老了呢!  别看你比我大十几岁,你身体比我好……你再小几岁还得了?  哪里!哪里!你太谦虚……  去!  干吗?  老不正经的……  ……    远处断断续续传来一首歌曲:汤子星的《知足是福》    让我们牵着手  去寻找幸福  你幸福我才幸福  喧嚣的世界里常看不清楚  ……  ……  啊幸福梦里相约爱里守护  知足才是幸福  知足才是幸福啊幸福  …… 共 58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专家讲解附睾炎病症症状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医院
云南癫痫病的新治疗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资讯 微信小程序怎么开发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