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那场风花雪月的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12: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青春是一列快速行驶的单程车,再美的景致都要淡出视线。青春里的爱情,像在洁白的麻布上胡乱的泼墨,总会浸染擦不掉的墨迹。  ——题记    【壹】两相遇  林荫小路,知了在绿荫里唱着单调的曲,享受着末夏。高三的教室,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无休止的测验考试、铺天盖地的试卷、堆积如山的资料,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烦躁。  香木在上课铃响前一秒窜进教室,她刚刚在座位上坐下,数学老师就夹着教具走进教室。香木不喜欢上数学课,她认为数学老师单调枯燥的讲解,不见得比知了的叫声动听,她习惯在讲解声的伴奏里神游。白墙上,爱因斯坦的名人挂像,注视着众莘莘学子,香木和那双睿智的眼睛对视了五秒钟,突然无声地笑了,如果塑造一个穿着拖鞋和睡衣的爱因斯坦,是不是更有教育意义?  香木要为自己这个创意鼓掌叫绝,她正襟危坐,把双手伸进桌洞,贪玩的心像满园春色关也关不住。香木的手伸进桌洞的刹那,触碰到不明物件,这引起了香木的好奇。不规则的圆形,较硬的质感,微凉的感触,会是什么?香木偷偷看了一眼,一只又大又红的石榴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青涩的岁月,情窦初开的年纪,少男少女们羞涩地撩开面纱,浅尝含苞欲放的爱情。那些含蓄的大男孩,希望被心仪的女孩子注意,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白,就采用曲线救国的方式,悄悄做些地下活动。之前,香木也发现过火红的柿子和香甜的苹果,她一概笑纳,尽管不知道它们的主人是谁。  这石榴会是谁放的呢?香木暗暗思忖。趁数学老师背转身写板书的功夫,香木快速回头巡视身后的男生群,她看到一双清澈的眸子含着笑意,竟是自己的新侧后座——付梓!  香木,你又不认真听我讲课!数学老师无奈的语气和下课铃声一起传来。    【贰】两相识  香木喜欢语文课,她的语文成绩出奇的好,让任文科班班主任的语文老师刮目相看。  “我们今天评析上周的测验试卷,课代表,先把试卷发下去。”语文老师声音低沉而又磁性。香木觉得语文老师真是可爱,连他脸上中规中矩的黑框眼镜也可爱。课代表抱着一摞试卷,首先朝香木走来。香木心里乐开了花,她熟知语文老师有不成文的规矩,按照分数的高低来摆放试卷,毫无疑问,这次测验香木又是名。  “付梓?”语文老师点付梓的名,这让香木有些失落。香木的潜意识已经形成习惯,每次测验成绩出来后,语文老师会首先赞扬她,说她的分数在十二个高三班是的,然后倡议大家向香木学习。今天这是怎么了?无形中,香木对付梓多了一分恨意,咬牙切齿地看着付梓慢吞吞地站起来。  “付梓,这次语文测验题目很简单,我来问你:‘笑问客从何处来’的下句怎么接?”语文老师的话,拨开香木心头的一丝阴霾,表情也和善了些。  “……”付梓小声嘟囔了一句,香木没听清他说什么。  “就说我还没回来”,语文老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同学们先是不知所云,继而哄堂大笑:“就说我还没回来”竟是付梓给“笑问客从何处来”对的下句。更为可笑的是,付梓居然挠着头皮也跟着尴尬地笑。香木捂着肚子狂笑,眼泪都流出来了,在心里给付梓做了评价:这个男孩有个性。  香木觉得付梓和自己有几分像,都是别人眼中的另类。付梓的出现,会给枯燥的学习生活带来了些许色彩。    【叁】两相知  一日晚自习,沉寂的教室里灯火通明,同学们都在埋头苦读。香木伸了个懒腰,无聊地四下看,一丝狡黠的笑浮上她眼角眉间,她决定拿付梓逗逗闷子。香木本来打算就那天的笑料,嘲讽付梓几句。付梓正聚精会神地看书,香木改变了注意,她一把抢过付梓的书拿在手里胡乱地翻。这一翻竟让香木忘记了原来的打算,在她手里的书,赫然是一部金庸的武侠小说。付梓一脸不在乎的神情,迎接着香木的审视。  “能不能借我看看?”香木笑了,压低声音问。  “你要备战高考,还是别看杂书了。”这次轮到付梓有些吃惊,他没想到香木会喜欢武侠小说。  这时教室的门被撞开,班主任像一阵飓风旋到二人的身边,手里举着刚刚还在香木手里的武侠小说。  “看看你们两个,晚自习不好好上,做小动作还看武侠小说…你们不想考大学…其他同学还想呢…知道不,你们的时间不够一年了…”班主任暴风骤雨般的训斥迎面而来,香木被打懵了,愣愣的呆坐着。虽然香木不喜欢理科,可她的总成绩排在班级上游,是看重成绩的班主任培养的大学苗子之一。面对班主任的臭骂,她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  “站起来!你们还不服气?这是教室,不允许你们打情骂俏。”班主任声音提高了八度。打情骂俏的字眼激怒了香木,她气愤地注视班主任那张扭曲的脸,想唾他一口唾沫,终究没敢,她选择依旧牢牢地坐着,表示抗议。  “出去!这样的学生,我没法管教。”声音又提高了八度。摄于班主任的淫威,香木和付梓一前一后出了教室。路灯下,甬道边,付梓问香木去哪里。香木住校,除了宿舍她没地方去,而此时宿舍不送电,她是不情愿孤单一人回到那黑漆漆的大宿舍的。香木茫然摇着头,反问付梓去哪里,付梓故作神秘笑而不答。香木突然想摆脱熟悉的坏境,跟付梓出去疯一回,揭开他的神秘。香木尾随着付梓来到一条小街,街边摆着几张台球桌。  香木一路小跑扑向台球案,她不会打台球,学着别人的样子,一手握球杆一手做手桥,球杆有时连主球也碰不到,目标球落袋的几率笃定是零。付梓走上前,对香木说台球不是这么打的,他将香木环在怀里,手把手教香木如何搭手桥,如何寻找入球点,如何估算路线,随着一记漂亮的击球,目标球优美的旋转着落袋。  香木生平次离男孩这么近,近的仿佛能听到他的心跳,香木羞赧的心事,像极了晶莹剔透的石榴籽,充盈着粉红色的浪漫。  香木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肆】两相离  香木喜欢和付梓在一起,她骨子里透出来的叛逆,冲击着世俗的眼光。香木从不避讳和付梓的关系,同学们见怪不怪,反而以羡慕欣赏的眼光看待她。毕竟香木有勇气打破一潭死水的枯燥,这也许是很多人内心真实存在又竭力掩饰的想法。  这天,如往常一样,香木习惯在上课铃响起前的一秒钟才进教室。这天,如往常不一样,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香木,而且付梓的座位空着。付梓出事了,同桌轻扬简短的一句话,让她如坐针毡,耐着性子熬完了一节课。  “说吧。”下课铃一响,香木就坐在付梓的位置上,对袁成说。袁成是付梓的同桌,和付梓住同一宿舍,和香木关系很不错。  “据说…偷东西,被抓了现行…太多的细节我也不清楚…”袁成遮遮掩掩地说着。袁成的嘴唇在动,继续说着什么。香木仔细听却听不清,她大脑一片混沌,乱糟糟如纠缠不清的麻。香木埋怨付梓不给自己任何解释,连事情的真相都瞒着她一个人。接着,香木又劝慰自己:付梓不会不给自己任何解释,等事情弄清楚他就会回来。  付梓,今天我想你了…  付梓,我一周都没有你的消息了,你好吗?…  付梓,天冷了,你出门要记得添衣,想念你…  香木如同活在思念的纠葛里,付梓杳无音信的日子里,她把对付梓的思念和牵挂,连带偶尔的怨恨,都写在日记里。香木把自己的心情倾泻于笔端,把日记本当作沉默不语的付梓,篇篇心血篇篇泪。香木对好友们说,等付梓回来,我一篇篇读给他听。香木一天天消瘦下去,对她的作茧自缚,好友望洋兴叹,想不出好办法治愈她的情伤。  香木心里的千千结只有付梓解得开。    【伍】两相错  落叶知秋,片片飘零的叶子宣告着秋风的萧瑟。  晚自习后,香木和轻扬散着步,走到落叶铺成的地毯上。兰萍急急赶来,指着学校大门口的方向说有人找香木。兰萍和轻扬催促香木快去,说可能是付梓,香木就跑着到了大门口。路灯下站着一个人,却不是香木朝思暮想的付梓。  “谁找我?”香木问。  “你,你是香木?”那人也有些迷茫,反问香木。  香木仔细地打量着来人,这人和付梓香木年纪相仿,人长的也俊秀。看来对方也是为情所困,香木长长叹了口气,说:我是香木,可我不认识你。来人说那封信是他写的,他收到回信就从打工的城市赶回来,先去香木村委会问清地址,徒步夜行三十里路来学校找香木,结果却是互不相识。  信?回信?香木的记忆被唤醒。上周末,香木一个人在家看书,邻家的小女孩倚在大门口冲她招手。香木走过去,那小女孩在她手里塞了一封信,腼腆着跑开了。信是从离家几百公里以外的城市寄来的,署着陌生的名字。信的内容是满篇的哀怨和指责,诸如封建礼教的卫道夫之类,香木都不知所云,但只从信的文采和措辞,香木又确定这是付梓写给自己的信。香木气愤难当,面对师长自己已经承受了太多,现在居然轮到付梓来指责。香木犯了坏脾气,把信从头到尾加了批注,言辞激昂狠毒,狠狠地把信投进绿色的邮筒。因此事,香木对付梓的思念也淡了些。  现在写信的人站在面前,并不相识,香木就明白了其中的曲折。原来此香木非彼香木,香木村里还有一个女孩也叫香木,因彼香木家中无男丁要招赘,而来人正是彼香木的男友,二人的感情因入赘要随女方姓而悬而未决。信错寄到此香木家,此香木错将寄信人当做付梓。因为一封寄错的信,两个各自为情所困的年轻人意外相见,来人失望的走了。香木还在被来人的执着所感动,付梓怎么就不这样呢?这样想着,对付梓的思念又淡了些。    【陆】两相聚  落日西斜,彩霞满天,是香木每每感慨的壮观。  付梓在这样一个傍晚,回到学校,邀香木一见。香木带上写满了相思的日记本,她要拿给付梓看,告诉他是日记陪自己渡过了相思的煎熬。香木一心要让付梓明白自己的心痛,让他理解自己对《你在他乡还好吗》的钟爱,让他知道自己所有的爱皆因恨而生。  娇柔的香木坐在自行车后座,付梓洒脱地骑车,二人再次徜徉在熟悉的大街小巷。香木滔滔不决的诉说,并没有在意付梓的沉默,更没有追问付梓欠她的解释。付梓都回来了,解释还有什么意义?  “香木,我也经历过你所说的,所以我感同身受。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要努把一力,抓紧复习,等你考上大学,我就来接你。”付梓较之以前更显稳重,他慢条斯理的话,让香木信服。香木点着头,要把日记送给付梓。日记却怎么也找不着,不知遗失在哪个角落里了。  “香木,你看到满天的彩霞了吗?听说遥远的青藏高原是它们的归宿。不要难过!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日记不是遗失,而是找到了它的归宿。就像我和你,终会找到宿命里安排好的归属。”付梓的话有些深奥,香木没有深思。她执手相看泪眼要付梓抱抱,付梓就给了香木一个浅浅的拥抱,给了香木一个大学校园里相见的约定。  香木要在短的时间内蜕变成蝶,不为飞过沧海,只为在灿烂的阳光下展开美丽的翅膀。送走了付梓,香木立志发奋,她给父母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声明要父母做好准备,她一定考上大学,信里夹着她和付梓的合影。香木要搭上备战的末班车,她开始了“头悬梁,锥刺骨”般的苦读,整日俯身与书山学海。香木比别人经历的多,就更懂得珍惜,也更懂得付出。  高考结束后,香木悟出付梓的用心良苦。付梓不会来接她,不过是给了她一个美丽的谎言。    【柒】两相散  香木的成绩差强人意仅接近本科线,老师们一致建议她复读。香木婉拒,她不想在她和付梓之间,横亘一道付梓不可逾越的鸿沟。一片惋惜声里,香木拿着一纸专科录取通知书,去省城的学校报到。  温情的大学,催开了少男少女情感的花。香木动用了所有关系,通过各种途径寻找付梓,她虔诚地捧着花盆,在土壤里埋下一颗约定的种子,守望着它能发芽开花。  暖春三月,草长莺飞,处处洋溢着生机。香木收到轻扬的来信,信中说付梓在上广播电视大学,附注有精确的地址。看完信,香木欢呼雀跃,惊得紫色丁香花在春风里簌簌发抖。  五一,香木捏着一张车票去寻找幸福。哈,不止寻找幸福,香木笑着对自己说,还要要给付梓惊喜。香木毫无征兆地站在付梓面前,付梓正张罗着班级集体出游,清澈的眸子闪过小火花,转瞬消失默然,对香木很客气,就像招待多年未见的旧友。  付梓,已经把经历的事看得风清云淡。  香木想说的话,如鲠在喉,没有吐出来。青春是一列快速行驶的单程车,再美的景致都要淡出视线。青春里的爱情,像在洁白的麻布上胡乱的泼墨,总会浸染擦不掉的墨迹。而人要不停的长大,就要不停的遗忘,就像付梓假装遗忘了的约定。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回到学校,香木没来由的大哭了一场,从此心中了无牵挂。 共 48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抗菌治疗前列腺炎成果如何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如何用手机开微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