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军警小说暴神五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0:39: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对于申阳介绍我去打拳的建议,我只能婉言拒绝。因为这一行尽管收入丰厚,但是风险系数也太高了,说不定哪天被别人一记重拳打成了植物人那可就生不如死。我一直计划在身上放一个便条,内容如下:我陆开文如果哪天不幸成了植物人,希望我的家人毫不犹豫地选择马上结束我的生命,以免我活受罪。  不过,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那么难以预料,我尽管一再对申阳表示不去打拳,但还是在机遇巧合下开始了我的次搏斗。  那是一个休息日,仓库刚好没事干,我正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看书,突然接到的申阳的电话。  “阿文,今晚我们去芦港首富张东升家里打拳,你要不要去见识一下?”  “不是说过我坚决不涉足黑拳事业吗?”  “我当然记得你说过。不过这家伙家里很有钱,你不是需要一些写作素材吗?你到他家里打一个转不就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  “有道理啊!晚上等我——管饭不?”  结果我到了张东升家里的时候不禁大失所望,他家里确实富有,不过我们没能进去。我是以申阳助手的身份参加这次黑拳比赛的,我们在张东升别墅外围的葡萄园里聚会,在座的各位老板肚子一个比一个大,估计钱包也一个比一个鼓。我略有一些尴尬地站在葡萄园的外围,因为在这帮大人物面前我有一种被忽视的感觉,这感觉又让我尴尬。我看着熟透了的葡萄,真想摘几串下来尝个鲜。清风徐来,整个葡萄园里芬芳而又清凉,我不禁感叹有钱人不但会享受,连品味都不一样。在我们几个背后,有一群小孩在打篮球,他们玩的是半场,水平一般。申阳轻声说:“这些都是张总的儿子。”  “操,这么能生!计划生育的管不管?”  “小声点——当然管,不过人家罚得起。”  “妈的!祝他断子绝孙。”我恶毒地咒道。  我们在葡萄园外面,透过茂盛的葡萄藤可以看见里面华灯闪烁,乐声悠扬。我大惑不解,“不是打拳吗?怎么在办晚会?”  “傻了吧!”申阳笑道:“张总这样的大人物请客怎能就一个打拳?那多单调。听说今晚不但有黑拳比赛,还请来了‘红色军团’来助兴,那可是芦港的演出队,啧啧,那里面的女人个个都水灵得很,比你住那个地方的小骚娘们还耐看——咦,那女人现在怎么样?你他妈的到底给我介绍了没有?”  尽管有生以来次被申阳说我傻,我仍心服口服。想当年他在我面前一副木讷相,整天被我忽悠得团团转,还在女同学面前背那首“相见时难别亦难”,不料三年下来倒是我成了土包子,没办法,如今这社会飞速发展,三年的阅历何其重要。  突然,申阳指着前方说:“我操!这家伙也来了?他可是芦港黑拳高手!”  顺他目光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的彪形大汉龙行虎步地走来,身后还一路小跑地跟着一堆人。这家伙穿着一身荒漠迷彩服,看起来威风凛凛,他身材很好,尽管有一米九的身高,可看起来丝毫不显个高,这说明他的身材相当匀称,一看就是搏击高手。  “他叫‘土熊’,打拳相当猛,下手还非常狠,听说在他手里出过几条人命了,残疾的不计其数。”  说话间,土熊走到我们跟前,他的目光十分凶狠,让我有一种针扎般的感觉。  “你们两个完蛋了。”土熊抛下这一句后,趾高气扬地扬长而去。  我和申阳面面相觑,“妈的。没得罪他啊?这个傻逼。”  天色渐暗,张东升的儿子篮球队收场了,音乐声也渐渐平息,这时,一个穿黑色燕尾服的年轻人过来说:“你们可以上场了。”  我们缓步进入葡萄园,只见里面非常宽敞,已经坐了很多人,并没有椅子,大家坐在一种和紫色葡萄颜色相仿的圆柱形石凳上。除了刚进去的土熊外,小妹上次介绍过的苏红萱赫然也在其中,她今晚穿着黑色丝质长裙,有如梦幻般充满魅力,百分之九十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在她身旁有一个略显发福的中年人,金刀大马地跨坐在的一个石凳上,气势明显盖住了在场所有人,看来这家伙就是那个芦港首富张东升了。  一个留着鸡冠一样头型的年轻人站在空地中央,语调有些夸张,“下面有请我们芦港本地的武术明星——沙南哲先生,表演他的绝学——虎鹤双形拳,大家欢迎。”  掌声四起,沙南哲排众而出,他一袭长袍,大约五十来岁,一入场他先四下一拱手,然后拉开一个架势。他这个起手式动作特别潇洒,简直可以用来拍电影了,我不禁叫了一声好。申阳在后面一拉我,我这才惊觉除了我别人都没有任何反应,倒是我发出的声音吸引了许多观众,大家纷纷皱眉看着我。  沙南哲动作大开大合,气势磅礴地打了一套拳,面不改色心不跳气不喘地站在大家面前,掌声响起后,他对大家一拱手然后退场了。接下来有一个模仿李小龙的小伙表演了一下截拳道,他动作怎么样我看不出来,不过把李小龙的神态模仿的惟妙惟肖,特别是那一声怪叫,还有用手刮鼻子的动作更让人叫绝。  “李小龙”下去后,又上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敦实汉子,他光着膀子,两条胳膊上肌肉和筋脉虬结,显示出可怕的力量,他表演的是硬气功。只见助手们递过来几根拇指粗细的钢管,由几个老板们掂了掂检验一遍后,交给了几个助手。八个助手两人一组伸出钢管,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站好,这些助手们胳膊上的肌肉也很可观。只见这个汉子几经运气之好,突然大喝一声,跳了起来,两臂同时下砸,然后马不停蹄,再次横着跃起,换了一个方位,两臂再次下砸,然后运气、收功。助手们把四根弯曲状的钢管巡回展示一圈,那些老板们纷纷微笑点头,张东升也频频点头,一边转过头去和他身旁的苏红萱说着什么,看来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不正经的。  我和土熊的目光不期而遇,此前这家伙对几位表演者的动作不屑一顾,倒是频频向我和申阳看来,就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不怀好意,这让我和申阳很纳闷,心想从来没有得罪这家伙,怎么他一出现就和我们成了仇人似的。现在我和他对视,我赶忙报以一个微笑,希望我那还算灿烂的笑容能消除和化解他的敌意,不料他冷哼一声,转头去看表演了。  燕尾服又站在空地中央,大声宣布:“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张总以他极高的人格魅力,请来了我们芦港拳击界的骄傲,让我们起立,共同欢迎这位——土熊!”  我和申阳相视,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跟着大家一起鼓掌欢迎土熊,这个极其不友善和自大的家伙。  土熊傲然走上空地,一边还不忘对张总身边的苏红萱抛出一个极具调戏意味的眼神。“找死!”我和申阳当然要小声嘀咕地咒他一下。  “下面有请土熊的对手,省职业散打队退役的王克强!王克强曾是省队的主力队员,在他的08赛季有过46连胜的纪录,下面欢迎两位高手展开对决!”  王克强很年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也不低,只比土熊略矮一点,一看也是重量级选手。真纳闷他这么早退休干嘛?难道省队职业队员挣的钱还不如黑市?  两人上前,拳头一碰,顿时整个葡萄园里弥漫了浓烈的杀气,大家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这经典一战。  王克强眼神中突然射出一股凶狠的光芒,肩膀一动,一个漂亮的勾拳直取土熊下颚,土熊向后转身,一个后摆侧踢命中王克强前胸,王克强轰然倒地。  结束了?我和大多数观众都没反应过来,这场格斗就结束了!我环顾场上诸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张大了嘴何不拢,一脸茫然,只有一个人例外,表现得对这好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这个人居然是苏红萱。  王克强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这让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死了,直到上来两个人将他抬走时他浑身抽搐了一下才打消我这个疑虑。就在这时,我听见燕尾服永远都那么夸张的语调,“下一位出场的选手是黑拳精英,人称广西黑狼的申阳,申阳能战胜的土熊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申阳一惊,“开始没有安排我对战土熊啊?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土熊指着申阳,“you!”用手指一勾,向自己招了招,示意申阳过去。申阳看着我,面色十分凝重,我苦笑,“你只能多保重了。”话音刚落,只见土熊用同样的手势对我说:“you!”  我?没听说过助手也要上场啊?  土熊对我竖起大拇指,然后倒转过来,大拇指向下了。我不知道这个手势的含义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不是好东西。就在我纳闷、惶惑、紧张的时候,身后两个人突然把我一推,我一个踉跄站了上去。只见土熊对那个燕尾股耳语几句,燕尾服随即高兴地宣布:“土熊要同时挑战申阳,以及他身边这位高深莫测的助手,在几天前,申阳和他的助手联手教训了一群人,而这群人恰好是土熊的手下。感谢这三位选手,为这次比赛赋予了新的含义!”  张东升哈哈大笑起来,“这么好的盛事,有没有人下彩头啊?”  大家纷纷下注,“我押土熊,一赔五。”“我一赔十!”  只见苏红萱对张东升耳语几句,张东升随即高兴地说,“我押这两位胜出,就押一万快十万玩一玩吧!”  我用眼神质问申阳,他一脸的无辜,对我一摊手,表示他也毫不知情。  土熊在观众席上拿过一瓶红酒,咕咚喝下半瓶,一抹酒渍,猛地脱下上衣,露出膀大腰圆的身材。他身上这种肉疙瘩给我一刀都捅不进去的感觉,这架怎么打?尽管我有过几次对付小混混的经历,但面对这种超专业选手还是没有一点底。  土熊双拳在厚实的胸脯上敲得嘣嘣响,“来受死吧!”  申阳和我对视,尽管从未合作打过比赛,但以我们的默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我们同时向土熊扑去,一左一右,都是一记快速的右直拳,务求让土熊顾此失彼。在接近土熊时,我不知不觉地用上了前滑步,飘移到了土熊跟前,一拳出手。旁边有人指导:“以一敌二,先攻其弱者!”  土熊果然贯穿这一思路,他首先弃申阳不顾,封挡我这一拳。我一拳打在他左小臂上,感觉拳面有点发麻,这家伙的肌肉太结实了!紧接着他就挥拳回击我,一个打摆拳带着呼啸的风声向我抡来,间不容发之际,我一个矮身,躲过了这一拳。旁边的申阳果然争气,看见土熊被我吸引住,改直拳为抱摔,一把将土熊掀翻在地。这时我听见张东升在一旁喊道:“好!”  申阳追扑过去,想趁土熊没起身之际把他制服,不料土熊刚一倒地,就在地上送出一个重腿,把迎面扑来的申阳踢了开去。我则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办,此前我打架都是在别人攻击我时平下意识的工作进行还击,对如何主动出击我是一窍不通。  土熊一米九的个子从地上一跃而起,追着申阳把拳头暴风雨般送过去,申阳连连败退,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我终于见识到了土熊的可怕之处:他的攻击力和抗击打超强,根本不需要任何技巧就让对手感到难以应对,他攻击时像轰炸机,滔滔不绝,铺天盖地;防守时像坦克,无隙可入,滴水不漏。何况他还拥有扎实的基本功和一脚后发先至踢翻专业选手王克强的速度。申阳退到我身边,土熊凌空跃起,一个势大力沉的后悬踢腿将申阳送入我怀里,我抱着申阳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申阳面色煞白,“你他妈打呀!我打不动了。”  我挥手示意暂停,将申阳送了下去,然后对土熊说:“我输了!”  土熊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他妈就是一个孬种!还没打到你你就怕了!”  观众们也纷纷表示不满,骂声不绝于口,不过我心理素质非常好,我又不赚钱,没必要为了别人一饱眼福而在这里和强大的对手拼死拼活。我正准备下去,苏红萱突然轻轻说道:“陆开文,你能赢的,我相信你。”  我顿感为难,苏美人都这样说了,无疑成倍地增加了我不败而退的难度,女人特别是美女的威力就在这里,哪怕你爱的不是她,也很难拒绝她。我想了想,对土熊咬牙道:“既然你要找死,我就只好成全你了。”  土熊顿时暴跳如雷,冲了起来,他这几步冲得山河失色、日月无光,巨大的脚步声造成的威势不亚于五级地震,快到我跟前时,他猛然跃起,把全身的力量倾注于巨大的拳头上面,直接向我发射过来。我一个左滑步,以毫厘之差躲过这一拳,背后随即传来风声,那是土熊对我锲而不舍的追击。我灵机一动,一个转身,借助转身的力量一个反背拳弹出,抽在土熊脸上,打得他脑袋一偏。  我们面对面站着,我还在为刚才的“灵机一动”感到吃惊,就像是有人在指点我一般。反顾土熊,吐出一口血沫后双眼寒光闪闪,好像要将我生吞活剥一般。  我借机活动了一下身体,这突如其来的神来之笔让我增加了一点点信心。不过我依然不敢主动进攻,只能等土熊再次向我进攻时等待那种灵感的到来,而我只要把握住那些灵感,没准可以扭转乾坤,一举击败不可一世的土熊。  土熊彻底被激怒,大步向我走来,一副毫不防守只想和我拼命的架势。我觉得很奇怪,他明明腿法非常好,比如开始干翻王克强的一脚,就让我叹为观止并深深畏惧,但在和我打时他却好像不会用腿了,全凭死力气和我硬抗。我摆出在部队学的基本的格斗预备式等着他,等他进入射程时一个左手轻拳打在他脸上,他一顿,似乎有些发怒,正准备大吼,我那速度奇快的轻拳再度来袭,正中他右腮,让他那声涨士气的怒吼回到了肚子里,他双眼圆睁,继续用庞大的体重向我施压,完全是那总任由我无数轻拳打他,他只要有机会就还我一个重拳的打法。我当然不给他机会,力量稍大的右手直拳利剑出鞘般直取他面门,打得他一顿,然而只是一顿,他再次向前移动步子。妈的还真有打不怕的?我调动全身力量,弹簧般地跳跃着,一连三拳,一拳比一拳重,一拳比一拳,等三拳打完,土熊墙一般的身躯终于稍稍后退。 共 102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的4个因素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云南有治癫痫病医院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