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征途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们一定在谋划着什么_1

时间:2019-12-05 06:50: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征途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他们一定在谋划着什么

两人聊着天的时候庞大海已经被杂役找到,并且送到了新安排的房间。在庞大海整理东西的时候杂役前来通知了天佑他们一声,然后在征得天佑他们的意见后将两人引领到了庞大海的那间屋子。

其实比起赵公明来,庞大海的屋子距离天佑还要更近一些,因为他就住天佑隔壁,中间只隔了一小块花圃而已。

庞大海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一见到天佑就兴奋的想要来个熊抱,却被天佑巧妙的躲了过去。论修为庞大海比天佑高得多,但要说灵巧的话……三个庞大海捆一块也不是天佑的对手。

“你这是又走了谁的门路?怎么一来就把我们都弄到了这单间来?”杂役退出去之后庞大海才开始询问天佑自己的疑惑,这家伙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却是粗中有细,并不是真的傻大胆。

天佑笑着转身将门关上,然后才告诉他:“其实不是我的面子,而是云锦仙长的面子。我在这紫霄宫也是新人一枚,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这天佑师兄你可就有些妄自菲薄了。”赵公明打断道:“可不是谁都能在入门考核中得到几位大宗主的青睐。你是不知道,这段日子我们在这天神峰上可是听到不少关于你的传闻。”

“还有这事?”

庞大海也在一边作证。“赵公明说的不错,你现在可是名人。别的地方我不知道,这天神峰反正是都传遍了。都说你和天妃……哎呦!赵公明你踢我干什么?这事是瞒得住的吗?现在告诉天佑还能商量一下,免得天佑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来。他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是肯吃亏的主吗?”

赵公明刚刚踢了庞大海一脚就是不让他说这事,可是听了庞大海的话之后却也觉的有些道理,不过他还是没有发表意见。

庞大海可不管那么多。本质上他和天佑的性格其实很像,都不属于那种会默默承受的类型。不同的是天佑表现的更加睿智一些,而庞大海却总给人一种很莽撞的错觉。

“天佑你是不知道,那些人传的有多难听。他们不敢非议宗主,就往你头上扣帽子,说你家世显赫,用家人重金收购的法器收买宗主给你开后门。”

“拜托,我是孤儿出身啊!这么离谱的话也有人信?”

这次赵公明倒是没继续沉默,也是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们知道你是孤儿出身,可他们不知道啊。传闻这种东西向来不需要什么证据,有人敢说就有人敢信。”

庞大海也是激动道:“这其实还算好的。近还有更离谱的,竟然把宗主也绕了进去,说你利用自己的外表引诱天妃她,然后……然后……”

天佑伸手制止了庞大海说下去。“行了,我大概能猜到是什么话了。”

庞大海看天佑似乎没什么反应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那你觉得我该有什么反应?摔桌子砸板凳?做给谁看?难道给那帮人添笑料去?我才没那么傻呢。”

“那你……?”

“空穴不来风,这事摆明了有人在背地里阴我。”

看天佑说的高深莫测的样子,庞大海有些兴奋的问道:“难道说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满以为天佑会给出了准确的名字,没想到天佑干脆是够干脆的,可答案却是――“不知道。”

庞大海好险没直接滑桌子底下去。

天佑看他样子搞笑,于是解释道:“其实人选我有个大概眉目,只是没法确定而已。你们可能也知道一些,我近得罪人有点多,所以……。”

赵公明忍不住在一边感叹:“说起来天佑师兄你交朋友的能力和得罪人的能力果然是不相上下啊!”

庞大海在一旁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这些人转过来都半个多月了,前前后后认识的人还不到一百,你这人都还没来呢,整个山头就都知道你了。”

“我宁可他们不知道。好了,别尽说我的事了。你俩好歹也过来半个多月了吧?先带我去熟悉下环境,还有授课地点和安排什么的都跟我讲一讲。”

“好嘞,其他我们不清楚,这些还是没问题的。”

三人从庞大海那屋出来之后天佑先回了趟自己屋,然后把月影和嘲风都给叫了出来。当然,月影属于地下工作者,只能隐藏在他的体内,不过这次不是休眠状态,而是保持者对外界的感知。

带上这俩小家伙天佑是有用意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也跟着一起熟悉下环境。未来他可能是需要在天神峰住上很久的,难免不会用到两个小东西帮忙,因此提前熟悉下周围环境也没什么害处。

当然,天佑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让嘲风出来见见人。

现在嘲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天佑身边有只彩翼鸟,与其藏着掖着不如直接亮出来。一方面避免有人以后下畔子说不知道这是天佑的妖宠,然后暗害嘲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天佑自身的人际关系。

对一名修士来说,能在这种刚入门的时期就有妖宠相伴,那基本上就已经说明了此人的未来不会平庸。有这个认知在前,只要不是脑子有毛病的人,肯定都不愿意轻易得罪天佑。相反,想要和他结个善缘的人也必然会非常的多。

天佑上辈子将从父母那儿学过,展示出自己的利用价值并非不智,而是一种极大的智慧。一个企业,只要让别人觉的与它合作有利可图,生意自然会自己送上门来。相反,你技术再好,弄得默默无闻的,鬼才知道要找你合作呢。

做人其实和开公司也差不多,展示自己的价值,别人自然就会主动贴上来。相反,毫无利用价值的人的价值可能就在于尽快消失,为别人省下更多的资源和空间吧。

当然,天佑从老爸、老妈那儿学到的绝非这么浅显的道理,否则那个世界上的生意未免也太好做了些。

展示自我价值只是一种态度,然而这种展示还需要一些其他活动的辅助。

现在天佑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展示自己的另外一方面特征――带刺。

树上的水果很有利用价值,而且它用芳香展示了自我价值,但结果是什么?它被吃了。

天佑不想被吃,所以他展示的是另外一种特性,一种会让别人想到他时保持克制的特性。这种特性会让别人改变对他的态度,改用合作的方式而不是掠夺的方式来从他这里获得价值,因为天佑会让别人明白,掠夺他并不是个好主意。

天佑带着嘲风出门让庞大海和赵公明都有些惊讶,赵公明还不确定的询问了一句,天佑随口答道:“哦,带它出来透透气。妖物都是野惯了的,总闷在屋里会更暴躁,对驯养不利的。”

“哦,是这样吗?”

赵公明和庞大海都没妖宠,也没学过相关得内容,自然只能天佑说什么是什么了。心里甚至还暗自觉的这是个经验,需要记下来。毕竟天佑这么快就有自己的妖宠了,怎么说也算这方面的达人了吧。

三人走出天佑的屋子,在他们这个内院还好些,毕竟人不多,只是有人指指点点,等到了外院之后立刻就是惊呼声一片。

紫霄宫不是没有妖宠,反而应该说是很多才对。毕竟仙门之人携带妖宠是一种实力的证明,就像地球上带名表开豪车差不多的意思。所以紫霄宫有妖宠的人并不少,而且有些人的妖宠还不止一只,比如说天佑选择宗门的时候遇见的那位驭兽宗大宗主飞廉上人,他的妖宠就不止一个,而且全都是很牛叉的妖怪。

这些人之所以惊讶,不是没见过妖宠,而是没见过自己这院里有人带这么高级的妖宠。

紫霄宫有妖宠的人是不少,但那是基于紫霄宫的总人数,实际所占比例却不是很高。而且,这携带妖宠的人基本上都是仙长,或是有师尊的入室弟子

,像他们这些睡大通铺的普通弟子,有妖宠的比例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就算有人早早地就有了妖宠,那也多半都是些很弱小的妖物,或是尚未长大的幼体,总之目前都没什么战斗力,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处。

可嘲风不一样。

彩翼鸟的样子别说修士,普通人也很少有不认识的。它的凶名可是早就名声在外了。

天佑能有这样一只妖宠,本身就是很惊人的事情。

当然,这还不是全部。如果只是彩翼鸟,别的弟子至多只是惊讶羡慕,还不至于那么大反应。关键问题还在于嘲风的体型。

如今的嘲风身体外形已经比天鹅还要大了,加之彩翼鸟天生的体型结构,站在天佑肩上就给人一种正准备起飞捕猎的感觉。加上修炼之人本身灵觉就要比一般人敏锐,靠的近了不由自主的就会有一种危险接近的感觉。

带着嘲风出门,那简直跟扛着枪逛街一样,太尼玛有压迫力了!

在众人混合了惊讶、羡慕、紧张、嫉妒等多种情绪的目光中,天佑三人终于出了院子。当然,外面的情况也差不多,多数人看到天佑肩膀上扛着这么个玩意也觉得很惊讶,不过比起在院子里就要好多了。毕竟紫霄宫还是有不少高级妖物的,不考虑天佑的身份,带着彩翼鸟到也不算太吓人。

“天佑师兄,这里就是餐堂。不过这里不按点吃饭,是随到随吃,但只有早中晚三餐的时候菜色较为丰盛,其他时候就只能有什么吃什么了。”

天佑看了眼餐堂,没有进去,而是继续往其他地方去。之后赵公明和庞大海又带着天佑去讲课的地方转了一圈,感觉和童子峰并无多大区别,就是面积更大,可以同时容纳的人数更多了而已。而且,这里的课堂是分成不同修为阶段的。比如说炼脏期的人就全都归在一个课堂之中,炼骨期的又集中在另外一个课堂,有点区分年纪的意思,只是不设期末考试,全凭个人修为等级进阶。

课堂看完之后还有演武场,这个是每天都要到的地方,所以非常重要。

正式宗门这边和童子峰的演武场就有了很大不同。

童子峰的演武场只有一处,除了周围院墙加了结界之外,基本上就是片空地,但天神峰不一样。这里的演武场分了十好几处之多,而且大小和功能各有不同。

常见的演武场是一种青砖铺成的空地,周围有院墙环绕,但却没有设置隔离用的结界。根据庞大海他们介绍,这种演武场只用于基本的体术训练。对修士们来说,这种训练就和普通人做瑜伽一样,属于静态训练,所以不需要隔离结界,反正也没有危险。

第二种演武场是器械演武场,专门针对刀枪剑戟等不同的兵器类型设置有不同的训练器具。这种演武场数量很多,但不是按兵器区分,而是按实力等级区分。低级学员的训练场不设结界,高级的则有防护结界。

第三种训练场少,是专门用于术法训练用的一种演武场,而且凡是较为激烈的对抗性训练都必须在这个演武场训练。

“咱们神兵宗那么多弟子,就靠这几个训练场好像不太够用吧?”天佑看完所有训练场之后问赵公明他们。

“这些只有我们在用,其他山头的师兄师姐们有各自的训练场所,比我们条件可是好多了。而且,就算是天神峰上的这些训练场,其实也就只有我们这些底层弟子在用而已。等到了出尘境,都会去专门用于修炼的地方修行,不用和我们一起挤在这里。”

天佑想起了之前白冰雨带自己参观的几处山头道:“这个倒是有所耳闻。”

庞大海在旁边补充:“其实实力不到也是可以去的,只是出尘境之后去是福利,我们现在去的话就要收门派贡献点。不过我打听过,很多师兄都是宁可攒贡献点去训练的,听说效果比在天神峰好的多。”

“怎么又是门派贡献点?”天佑皱着眉头感叹。他发现这紫霄宫有些奇怪,明明是仙门,却弄得好像个唯利是图的公司一般,干什么都要贡献点,这和捞钱有什么区别?如果是门派贡献点是为了门派凝聚力,或是为了激励弟子们上进的话,这个使用的频繁度与消耗比例也未免太高了一些。很多弟子甚至都不得不牺牲掉宝贵的修炼时间去赚取贡献点,这和提升弟子实力的初衷明显不符。

初来乍到的天佑完全搞不懂紫霄宫的高层到底是怎么想的,心里暗自嘀咕:“这门派贡献点就是紫霄宫的内部货币系统,起初看着像是个督促弟子们上进的奖惩系统,可如今看来,这门派贡献系统已经变成了一种操控和剥削弟子们用的工具了。可是紫霄宫的高层要剥削自己的弟子们干什么呢?或者说……关键不是剥削而在于操控吗?

仙门中人只关心自己的修为提升,加之寿命漫长,做事自然不紧不慢效率低下。这样说来,这门派贡献系统倒也确实能增加弟子们为门派付出的积极性。

只是……

上面那帮人到底为何要操控弟子们积极为门派付出呢?

难道说……

紫霄宫正在谋划什么紧迫的大事,必须整个门派上下齐心,一起发力才能完成?

什么事情如此夸张,需要身为仙门正统的紫霄宫上下一心才能做到?

而且时间为何如此紧迫?连这种针对自己内部的经融武器都用上了?

想不通,想不通啊!”(未完待续。)

平山县医院怎么样
溧阳市中医院怎么样
贵阳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
治癫痫病的方法
汕头非常好的妇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