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图腾燃烧 第三百九十九章 空气墙

时间:2020-01-16 14:17: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图腾燃烧 第三百九十九章 空气墙

“卡德加,大人。”年轻人回应道。

“就是那个新的助手,”老法师说,“当然,抱歉,我的记忆有点含糊不清了,都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是否真实。这么多年来发生了这许多事情,将来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大人?”卡德加问。

老法师似乎仔细考虑了一会这个提议,然后说:“那个图书馆,年轻的信赖。图书馆的事情进展得如何?”

“顺利,”卡德加道,“相当顺利。我一直在忙于分类书籍和脱落的纸张。”

“啊,按科类还是作者?”星界法师问道。

要人命的和不要人命的,卡德加心里想,嘴上却说:“我想是按科类。很多书没写作者。”

“嗯哼,”麦迪文看上去很满意,“姓名代表了一个人的荣耀和信誉,连名字都不敢署的作品都不值得信任,很好,继续坚持。告诉我,肯瑞托的法师们对莱恩国王的看法如何?他们提到过他吗?”

分类工作的进展就像冰川的融解一样缓慢,但麦迪文似乎并不在意完成时间甚至整理图书馆这件事情本身。事实上,他似乎每天早上都先是很高兴很温和地例行对卡德加还活着一事作惊讶状,然后稍微谈下进展就把话题扯到别的他更有兴趣的地方去了。

“说起图书馆,”他会说,“肯瑞托的图书管理员奎瑞根近有什么打算没?”

“丹伦大陆的人民对精灵报何种看法?他们有在那边出现过么?”

“紫罗兰城里有没有关于一种长着牛头的人的传说?”

约摸是卡德加在这里呆的第二周的某天,麦迪文突然再没出现了。

“走了,”莫罗斯这样解释。

“去哪儿了?”卡德加问。

老管家蜷缩了一下,卡德加甚至能听到他体内骨头松动的声音:“他不是任何人能够说得清楚的人。”

“他到底在干什么?”卡德加追问道。

“没人能说清楚。”

“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人能说清楚。”

“他就这么放心把我一人留在塔里?”卡德加问,“他不怕我把他那些人人觊觎的书……?”

“我可以站一旁监视你,”莫罗斯道,“如果你需要。”

卡德加摇摇头,不过他又想起另一件事:“莫罗斯?”

“啥事,年轻的先生?”

“那些幻象……”年轻人不知道怎么说好。

“要眼罩了么?”老仆人道。

卡德加又摇了摇头:“他们揭示的是未来还是过去?”

“都有,我是说我曾注意到的那些。不过通常我都”莫罗斯道,“习惯无视,无视。”

“那么那些未来的影像,他们真会实现么?”年轻人道。

莫罗斯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呼气声。卡德加觉得那只可能是他在深呼吸:“以我的经验来看,是的,年轻的先生。有次库克在幻象中看到我打碎了一块水晶,因此她把它们全藏了起来。几个月后,主人突然想要那块水晶用。她就把那块搬出来了,两分钟后我就失手把它打碎了。完全无意的。”他又叹了口气,“第二天她就去配了那副石英眼镜。还有什么事吗?”

卡德加当时没说,但在前往图书馆时陷入了沉思。将图书馆整理到目前这个程度他已经是尽了自己的胆量。而麦迪文的突然消失令他感到甚为空虚,失去了进一步的方向。

这个年轻的未来学徒进入了图书馆。房间的半边现在堆着那些经蟋蟀推定“安全”的书(和书的残片),另外半边堆的则是被认定有陷阱的(这些书通常也保留较为完整)。

几张大桌上现在铺开的纸张和未开封的信件明显少了,它们被垒成半正规的两堆。书架现在完全被他搬空了,像是个没关任何犯人的监狱。

卡德加下一步可以开始着手分类纸张,但是显然把书籍上架相对简单些。问题是大部分书没有标题,或者是有标题但是封面脱落、被撕、磨损总之无法辨认。确认内容的办法只有打开他们。

而这会令机关再次发动。卡德加看了眼地板上烧焦的痕迹。摇了摇头。

他开始观察,一开始是在看那些有陷阱的书,然后目光转向那些没有陷阱的,找到了要找的东西――一本封面上有着钥匙图样标记的书。

可它被上了锁,一圈厚重的金属长条套住了它,锁着一把锁。卡德加翻遍整个图书馆也没找见一把钥匙,不过那并不是很奇怪就是了。封条十分牢固,但这书的封面本身却是块外面套红色皮护封的金属薄板。

卡德加试图将那块金属板从套中拔出,但是那把大锁将他们绑的很牢。终,靠着他那把小刀的刮擦。卡德加终于把书从锁里褪了出来,而且他把书搬回家的时候,它也没有可怕地滴答作响。

卡德加看了眼他桌上的蟋蟀,它也没有任何危险示警。

摒住呼吸。青年法师翻开了这本厚书,一股古书特有的书香扑进了他的鼻子。

“《圈套与锁》,”他大声念道,这些古文字念起来相当拗口难认,“如……何成为一名出色的……保护机制……破解……者。”

卡德加搬过房里的椅子(自从他为了保持平衡而将其中三条腿锯短以来,比以前矮了些)。开始了他的阅读。

麦迪文已经消失了两个星期了,在这段时间里,卡德加已完全将图书馆据为己有。每天一早他起床吃早饭,马马虎虎的向莫罗斯敷衍几句工作进展(实际上老管家和库克也都从未表现出对此事的兴趣),然后就把自己埋进那座宝库了。午饭和晚饭会专程送到他那里,而他时常伴着星球仪那浅蓝色的辉光工作到深夜。

他也逐渐适应了塔里的特殊环境,时常有各种幻像映在他的眼角,其中一个披着破烂斗篷的身影在他转过身去注意的时候就会消失。空气中时常飘着没说完的单词。有时候会突然感到一阵寒冷,又或是一阵莫名的气流变化,好像门窗忽然被打开似的。偶尔,塔本身也会在风中叹息,这座塔古老的岩石已经历了无数个世纪。建成前就早已老化了。

慢慢地,他开始学习一件事,那就是破解覆盖在图书馆里那些有价值的书上的陷阱。此项研究在他近的整理工作方面很有帮助。他很快便成为在破解和架设法术机关和重型陷阱方面的专家,就像他以前对付达拉然厚重的大门里那些秘密时一样。其实二者之间有很多共通点。比如为了避免被发现,他需要在已被破解书上制造陷阱仍然未被破解的假象。决定如何破解某个陷阱(无论其十分强大或仅是一个小机关或是完全无保护的)仅仅是成功的一半。

那些被他用各种手段和那把灵巧的小刀破解的书无一例外远远的超越了他的知识范围。它们的内容已经是层次的了,而卡德加下决心总有一天要弄懂它们,无论是用他自己的还是来自麦迪文的知识。

很久以后他回想起这件事情,仍觉得十分迷惑。麦迪文究竟是拿这个图书馆干什么的呢?无论怎么看,似乎他除了把珍贵的书籍和旧信纸乱扔在地上外,完全没有真正利用过它。肯瑞托的法师们基本都对自己的档案和资料有或多或少的保护,还一定会把其中珍贵的那些藏得好好的。但麦迪文把什么东西都扔一块儿,好像他实际上根本不需要它们。

除非这是项测试,卡德加想,一项把这个未来学徒蒙在鼓里的测试。

现在所有书籍都已回架,有价值(同时也是看不得)的那几本放在上面几层,并用铁链保护住,下层部分则放着民间故事、历史、日记等类书籍。另外卷轴也放在这里,从普通的暴风城的物品买卖交易单到珍贵史诗记录,是卡德加特别感兴趣的有关艾格文的资料,那个麦迪文所声称的母亲。

如果她真的能活八百年,她以前一定曾是个强大的法师,卡德加想。书架上层部分那些受法术保护的书也许有更多有关她的资料。不过迄今为止,那些书已经抵抗掉了他所有尝试,试图破解它们封印和机关的努力仍无法使他前进一步。他每次按捺不住试图翻开那些书的时候,那侦测陷阱的蟋蟀总是发出恐怖的哀号。

不过,仍有许多其他事情可做的。比如收集和修复脱落的书页,重新装钉散架的书卷,分类(或至少阅读一遍)来往书信。近期的几封信是用精灵语写的,其中还包括一种卡德加完全不了解的文字(从各方面的资料来看。可能是某种密语)。那些信上的漆封标记表明它们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艾泽拉斯、卡兹莫丹、以及丹伦、甚至是地图上从没标出过的地方。卡德加看出了一点模糊的轮廓:一个庞大的秘密组织在用密文信互相交流,而麦迪文正是其中一员……

有几本上古魔典也用这种密文加密了,大部分内容被处理成黑话并调换了字母顺序。卡德加所了解的密文解读法没有一个能在这用上的。也许他们将各种加密法有机结合在了一起,创造了自己的密文。

结果,靠着死啃图书馆里的精灵语与矮人语初级教程。终于在某天下午,卡德加摸到了解读那些密文魔典的门道――而与此同时,麦迪文突然回来了。

卡德加既没听到麦迪文来的声音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响动,他周围的空气突然发生了一阵激烈变化,就像是一群躲避山林大火的兽群刚刚跑过。青年法师在椅子上转过身去一看,那不是麦迪文又是谁呢,他那宽阔的双肩填满了整个门厅,长袍和斗篷在气流中翻腾,猎猎作响。

“大人,我……”卡德加在椅子上半站起身,微笑着准备汇报情况,却发现主宰法师的头发凌乱不堪,而他那双平日里柔和明亮的绿瞳现在正怒目圆睁盯着自己。

“有贼!”麦迪文指着卡德加大喊,“有人闯进塔里来了!”星界法师指着自己的助手,开始用一种可怕的声音念诵咒语,那声音简直不可能是人类所能发出的。

卡德加情急之下,举起一只手在自己面前划出了一个防护印记。但在麦迪文的法术面前,他所有的努力实质上无非是胡乱地在比划一些粗鲁的手势而已。一堵空气墙在卡德加面前生成,把他连同那椅子一起包了进去。那几本魔典和教程像是几艘遭到了强烈风暴的渡船一样划过桌子,掉到了地上。零散的笔记纸张在空中飞舞盘旋。

惊讶的卡德加被空气墙逼退,撞到了他背后的一个书架。书架振颤了起来,这位未来的学徒这时真怕它会倒下来,令他迄今为止的努力前功尽弃。幸好,那书架恰到好处地保持住了平衡,可是压迫卡德加前胸的那股看不见的力量却越来越强了。(未完待续。)

衡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石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宁波牛皮癣医院
银川治牛皮癣的专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