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千古帝皇第六十一章翁香玉

时间:2020-01-25 05:54: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千古帝皇 第六十一章:翁香玉

却说景瑞那边,自从几人分开后,他也一直在街上游荡。不过走的方向和赵宇龙相反,所以遇到的人也不一样。

这时一个声音传了下来,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切!一个能打的人都没有,你们这群人这么废物吗?”

景瑞顺着那声音看了过去,那是一个擂台,上面站了一位女子,她的面容十分清秀,但是她现在所做的事情却与她的面容不符。

毫无疑问,刚才说话的就是她,而现在她也注意到了景瑞正在看她。

“你敢上来吗?”她一见景瑞就说到这话,很是轻狂。

“为何不敢。”景瑞的自然不是懦弱之人:“不过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没意义的事情上,除非你能够给我想要的报酬。”

她自然能够听出这话的意思:“你想要报酬是吧!那好,只要你能够打赢我,你就是我们翁家的专门陪练,一个月五十银钱如何!”

听到有钱赚,景瑞当然答应了,毕竟他们几个的目的就是要有足够的钱来撑过这两个月,这五十银币的确不少了。至少在这里吃顿饭只要一两个铜币。

所以,景瑞便是跳上了擂台,从他手上的戒指里拿出了长枪。

这是一枚镶有红色玛瑙的戒指,一般景瑞都不怎么使用,所以除了赵宇龙以外,其他认识他的人都没有在意过他手上的戒指。

而赵宇龙也只是在一次偶然间看见景瑞也把东西收进戒指中去罢了,但是他也并不知道这戒指代表着什么。

但是皇国的人却知道,一个拥有如此光泽的宝石戒指其主人的身份一定是公爵乃至勋爵。并且红色代表着战争,那么他的主人一定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名将,而现在他就在景瑞的手指上带着。

不过现在可没人注意那枚戒指,毕竟现在他正与一女子对立在擂台两边,随时准备开打。

终于那女子先发起了攻击打断了这个僵局。

她用的是一个很精美的法杖,比起那些法师的高过头颅的法杖来说,它实在是太过的小巧。

虽然它只有一个巴掌大,但是,景瑞却知道它不简单,至少在品阶上来看是这么回事。

她一拿出法杖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冰球。

这是法师中较为低级的法术,只有黄阶中级。它的杀伤性小,并且出招也慢,很难想象之前那群人是怎么败下阵来的。

不过景瑞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因为他知道在这护国城敢摆擂台的人都不简单。

“她难道是在试探我的实力?但这方法也太为落后了,如此低级的法术如何能够把自己的水准逼出来,简直可笑。”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景瑞还是没有轻视那冰球,他注意着那冰球的走势。待它过来后连忙闪开。

那冰球落了个空,径直掉在了地上,于是那一片地上覆盖了一层薄冰。

若是人群里有法师,就定然会在意这层薄冰,因为一般召唤出来的东西越久就越会消耗灵力。所以一般召唤出来的东西在未命中目标之后便会被取消召唤,这样可以减少灵力的浪费。

这种常识对于所有法师来说都是必须有的,即使是初学者也会牢记。因为灵力的消耗自己是感受得到的。

但是现在她却没有取消召唤,任由那冰扑在地上消耗自己的灵力。

虽说她已经到了一星伴月,这种低级法术消耗不了她多少灵力,但是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放着吧!

所以,这其中有诡异,但是景瑞不是法师所以他没有注意这点。

待他闪开那冰球之后,又是几个冰球砸了过来。不过这回到高级了一些,但仍然是黄阶法术。这些是黄阶高级法术,连击冰球。

对于她的举动,景瑞现在有些愤怒,他当然不会觉得她只有这点本事。但是她现在却只用这些低级法术,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她轻视景瑞这个对手。

一场战斗中,无论双方如何,重要的事情就是尊重对手。而她没有做到,景瑞很生气,所以他便直接发起了攻击。

景瑞极速越过那些冰球,向她冲了过去,见即将靠近她后,景瑞便使出了绿阶低级战技冲锋刺。

见景瑞这招威胁到了她,所以她连忙用高级法术应对。

这会儿出招倒是像样了,是绿阶低价的寒冰刺,这便向景瑞刺去。

景瑞一发觉不对,连忙后退几步躲开了那一刺。这一次倒真是危险,若是自己再慢点估计就已经输了。

不过景瑞很高兴,在他看来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若是打败她太容易了,那这比试还有什么意义。

“她果然不简单啊!先用低级法术来对付我,引诱我急不可耐的向她攻击,然后在我靠近她时再把看家本领拿出来,果然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是就这样对付我还不够。”

景瑞退去后,稍微稳定了身形,便再次健步冲了上去。

那女子果然再次施展出了同样的招式,但是景瑞早就有所准备,这一次那法术失效了。

因为它被景瑞的绿阶中级战技枪挑中原给化解了,这会儿那女子似乎是没有办法了,只用了法师的逃跑身法,才勉强躲过了景瑞的那一招。

但是景瑞又怎么会放过已经黔驴技穷的她,于是他连忙再次拿枪刺去。

这回景瑞才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一点,这擂台是不是太滑了点。

景瑞连忙看自己的脚下,地上全部是冰。无疑这些就是她刚才使用的冰球扑在了地上。

但是景瑞还是不明白她是什么目的,这些冰除了让地滑一些还能够干什么?是的,自己现在确实不容易站稳,但并不代表自己就丧失了攻击的能力。

所以景瑞未太过在意这些冰,只是冲过去的时候注意了一下不滑倒罢了。

眼睛见就要靠近她了,但是她的眼中却没有恐惧反而有些狡黠。

景瑞意识到了不对,连忙想要闪开,但是为时已晚,只见她嘴里的咒语已经念完。

“冰冻三尺!”一声话音落,景瑞脚下的冰就向景瑞的身上爬去,景瑞想将脚抽出来,但是已经不可能了,那冰太牢固了。

这时她笑着对景瑞说到:“你已经输了,没有几个人能够挣脱我的绿阶中级法阵的。快认输吧!不得不说,我还是要谢谢你,你是个在擂台上让我把法阵用出来的。这是你的报酬。”

说完拿出了十银钱准备给景瑞,但这时已经被冰冻了半截的景瑞却说到:“战斗还没结束别太急着下定义,绿阶高级烈焰枪法!”

话音刚落,他挥舞的长枪便覆盖了一层烈焰,地上的冰竟然瞬间被融化了,景瑞脱身了出来。而后他便直接用枪横在了她的下巴下。

“姑娘,现在看看是谁输了啊!”景瑞笑了笑。

她倒是一个愿赌服输的人,这种性格让景瑞对她的好感增加了:“好吧!你赢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陪练指导。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翁香玉,你叫我玉儿便是。”

“好的,玉儿姑娘。”说实在的景瑞倒是觉得这一天顺利,不仅好好的战斗了一场,还找到了一份稳定的事情。

在同翁香玉一起回去的时候,他正想着明天如何向他们几个分享自己的运气的事情。

不过若是他知道自己的雇主和赵宇龙的雇主一样姓翁不知道会想什么,毕竟这偌大的护国城可只有一家人姓翁。而他两人偏偏都遇到了,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孽缘啊!

赵宇龙和景瑞是找到了一个好雇主,但是孟良和湖蕴就有些悲哀了,他们因为体外有明显和普通人不一样的特征。

所以遭到了多家的排斥,这让湖蕴很不高兴。

“切!不就是种族不同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人族还没有几个比我有天赋的呢!”

“你是说包括瑞哥?”因为是兽人,所以孟良有时候说话难免会少根筋,不过湖蕴已经习惯了。

“真是的,我说的是他们又不是我们自己人,再说,你咋不说龙哥呢?”

“那个,其实…”孟良有些小心翼翼,但是考虑到湖蕴是自己人,所以他还是说了实话:“其实龙哥是天族,而且是皇室血脉。”

“什么!龙哥是……”湖蕴大惊起来,幸亏孟良及时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似乎被湖蕴的大叫吸引了过来,有个身材魁梧的人竟然对他两说到:“两位小兄弟,看你们境界不低,不知有没有兴趣帮我管管贱民,放心报酬肯定不低。”

呼伦贝尔市地方病防治研究所怎么样
涞源县中医院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银屑病好
韶关有男科医院吗
酒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