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农村劳动力转移扫描打工三百六十行个中甘苦

时间:2018-09-23 13:29: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农村劳动力转移扫描:打工三百六十行 个中甘苦娓娓述

贵州是“欠发达、欠开发”的山区农业省份,人多地少矛盾突出,农民增收渠道相对较窄,农村剩余劳动力较多。大力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转移,对于增加农民收入,对于建设新农村和实现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多年来,省委、省政府一直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并取得显着成效。据粗略统

计,目前我省每年在外务工人数超过800万人,他们或进城务工,或创业,或自营就业,分布在各行各业。本报深入这一群体,对他们的生存和生活状态进行了扫描。

爱上“做面”这一行

绥阳县洋川镇雅泉村土地贫瘠,发展传统农业缺乏优势,但是这里的农民掌握的制面技术,并依靠“公司+农户技术”的模式,劳动力转移后达到增收的目的。

绥阳县特产空心面有数百年历史,据说雅泉村就是空心面的发源地,这个村子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做空心面的手艺。

40岁的张发凯有26年的做面经历,他说,原来自己做空心面加工销售时,从进原材料到销售,每个环节都要亲历亲为。进面粉、加工制作、运输、销售等只要一个环节出闪失,就可能赔本。

绥阳“实心人食品有限公司”成立,绥阳空心面的生产出现了历史性的改变。这个公司采取公司+农户技术的模式,让当地农户加入到公司的生产中来。与比较普遍的“公司+农户”模式不一样的是,这个公司需要的是农户加工空心面的技术,而不是产品。

公司将农户集中起来,提供场地、原材料,农户靠自己的手艺生产出产品后,由公司统一销售。整个过程,农户不需要投入任何资金,当地农民说,这就“旱涝保收”了。雅泉村80%的农户通过这种模式实现劳动力转移。

村民王强告诉,公司只对产品质量、农户的技术上有一定要求。他每天早上7点开始做面条,每加工一斤面条,公司付加工费1.4元钱,到下午两点,他可以加工面条100斤以上。王强说:“只要自己愿意,做到200斤都没有问题”。此项收入,每个月有3000至5000元,年收入超过30000元。

“这比种水稻强得很多,收入也稳定。”王强说,“这是技术活,不要太多体力,村子里80岁的老人都还在做空心面

农村劳动力转移扫描打工三百六十行个中甘苦

。”这种新型的公司+农户的模式,使王强一家生活得很好,孩子读书不缺钱,家用电器几乎都有,他很爱这一行。(刘斌)

一技傍身闯天下

“收工啦!”12月25日下午5点,贵阳市金阳新区的一个建筑工地,随着领班朱俊和一声吆喝,10多名工人纷纷拾掇起锯子、凿子、尺子,装进一个大包,打道回“家”。朱俊和说:“城里人今天过‘圣诞’,我们也该早点休息。”

他们的“家”,在离工地两公里的一个村子里,虽然已在这住了两年多,但还不知道村子的名字。他们合租了两栋民房,每个人都把妻子儿女从乡下带了来,楼上楼下都住满了人。

“有来哟,大家把做好的饭菜都端到堂屋,一起吃个团圆饭。”刚放下工具篓,朱俊和就大声吩咐。一会儿,两张桌子都堆满了菜,一数,有24碗。他们还破例买来磨砂黄果树香烟和啤酒款待,大家像在农村过年似的,边吃肉喝啤酒边高声大气的聊天。妇女和小孩都不上桌,夹了菜便回到火炉边。

朱俊和说,他们都来自思南县青杠坡镇沙坝场村,5个姓朱都是一个寨子里的,6个姓谢其中4个是亲弟兄,他们几个全部都有这样那样的亲戚关系,在一起打工已好几年了。

朱俊和在老家就是颇有点名气的木匠,从来不愁没活干。在外打工,从广西到广东到贵阳,他都做木工活,收入也不错。5年前,为了孩子读书,他从广东来到贵阳,先后在5个工地做活,夫妻俩年收入4万多元。正准备在家建新房呢。

他们中,50岁的谢宗容年龄,以前当过村干部,家境在当地算中上,但两个儿子都在念大学,每年学费、生活费要2万多元,逼得他和妻子外出打工挣钱。他说:“再苦一年,两个儿子大学毕业,我们就回家。”

“只要勤快、有技术,走遍南北都不怕”,年纪小的朱俊松感慨地说。他父亲是教师,家庭条件优越的他从小没做过多少农活。但妻子时常生病,每月药费就上千元,不打工无法负担这笔开销。由于没技术,他开始到广东只有选择进厂,月收入只有800元,一家人生活都难周转开。他又到建筑工地打杂,又累工资低且不一定拿得到。正在这时,朱俊和叫他回贵阳跟着做木工,如今他已是一名技术过硬的木匠,月收入已超过3000元。

谢宗东等都和朱俊松有着同样的经历,都是在相互传帮带中掌握了木工技术,先后到过上海、福建、山东、北京等地打工,如今,每家的存款都有好几万元。

朱俊和告诉,虽然家乡的青年多数未接受过正规培训,但通过亲帮亲、邻帮邻地带动,已形成了木工、建筑工两支主要队伍,80%的家庭都靠外出打工改变了家庭环境。(朱邪)

二次创业带老乡

今年初,在贵阳市小河区工商部门的帮助、支持下,返乡农民工杨正锋很快就在小河区开办了一家以加工模具为主的小型工厂。他的生意越做越红火,目前纯利润已有6万元。现在,他的加工厂又增加了5个工人,他们全是杨正锋同村的农民。

12月23日,在小河区杨正锋的模具加工车间,见到了这位原是黎平县大稼乡归斗村的农民。他介绍,初中毕业后,他就一直在家种水稻。2000年,他前往福建省福州市打工,在仓山区内燃机配件厂当一名钳工。5年后,他掌握了模具加工设计技术,并跳槽到福清市玉树家具厂,干上了模具加工设计工作。去年底,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他所在的家具厂订单锐减,经营很困难。“去年10月份,我回到了家乡。回来后,心里空落落的。我不甘心在家种田,把学到的技术荒废掉。”杨正锋对说。

杨正锋在村里没呆几天就到了贵阳,希望能够找到发展的机会。在贵阳市人才市场了解情况时,他得知模具加工业几乎都在小河区,于是就来到了小河区工商局咨询。详细了解了杨正锋的实际情况后,小河区工商局即刻为杨正锋办理相关手续,并指派专人帮助他寻找场地、协调供电局变更工业用电以及购置设备等各种事宜。小河区工商局局长符涛告诉:“杨正锋懂技术,又是返乡农民工,我们有帮助他这样的人创业。他能够顺利开办模具加工厂并取得很好的经营业绩,是与金融机构、供电局、贵州航天控制技术有限公司等单位的积极支持分不开的。并且,我们扶持一个有技术的返乡农民工创业成功,就可以带动几个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

杨正锋说,黎平县农信社为他提供了3万元的小额信用贷款,加上他自己筹备的16万元,使他有足够的资金开办加工厂;供电部门在变更工业用电时,免收所有费用;工商局给他送来电脑和各种办公设备,并在他经营困难时为他联系模具加工订单,使他的加工厂得以生存和发展。

现在,杨正锋的模具加工厂已经拥有29万元的固定资产,而仅贵州航天控制技术有限公司给他的小件模具加工量,就已经使他应接不暇。(李广平)

“忙”在水利工地上

在水利工地上忙得满头大汗的石朝亮说:“每年的秋冬农闲季节也是冬修水利忙的时候,已经在这工作20多天了,每天7点钟起床,吃了早餐就到工地,一天要干10来个小时呢。”

石朝亮和工友们正为毕节市梨树镇梨树村1000多人的安全饮水工程修建高位水池。

石朝亮,毕节市阴底乡对河村人,53岁,个头不高。自1992年,他便与水利工程打上了交道,初只是在工地上做些挖土方之类的体力活,现在可是泥工、木工、砖工等技术活样样精通。

跟石朝亮一起干活的同村周训槐说:“石朝亮有技术,懂管理,办事待人也公道,同村来的10来个人,跟着他揽水利活路干已有好些年了”。

工地上热火朝天,这群来自对河村的农民工有的搬运钢筋、有的用背篼运石料,有的砌石块,有的在往池壁上填水泥灰浆。整天都这样做活、累不?问。“累点、苦点算不了什么。”周训槐淡淡一笑。

对河村人多地少,为摆脱贫困,村里的青壮年农民纷纷外出打工。石朝亮是村里早外出打工的农民之一,他感慨地说:“树挪死、人挪活。如果守着家里几块薄田瘦土,怎么建得起房。这些年,家里的大笔支出全靠我打工挣。”

说起在水利工地上的难忘经历,他还记得多年前的一次水库抢险。由于连降大雨,导洪洞塌方,如不及时清理,将影响水库排洪从而危及大坝安全。他和其他人带上工具,爬进导洪洞。洞里,潮湿难闻的空气让人窒息,淤泥顶至胸口。经过连日抢险,险情终于被排出。石朝亮的言语中,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豪迈与自豪。

过不了几天,石朝亮、周训槐和工友们将领到工资。周训槐说,工资可不敢乱花,家里的房子需要翻修,另外快过春节了,还得备些年货。(王斌)

进城贩菜“娘子军”

贵阳市延安路农贸市场蔬菜摊区入口处的一个摊位,摊主是简从花,40来岁,花溪青岩人,胖胖的的身体,黝黑的皮肤,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一天到晚乐呵呵的。

“跟踪”她,见证了她贩菜的全过程。

晚上7时30分,来到约定位置——威清路比兰德装饰材料市场的对面,乘坐到惠水的客货两用车。“乘客”基本上是惠水人,清一色的娘子军,年纪大的60多岁,年轻的30来岁。一上车,精力差些的抓紧时间补瞌睡,精力充沛的则叽叽喳喳地聊天。

7时46分,车子启动。才一会,车里就彻底安静了,回头一看,前拽后仰的,全睡觉了。

8时50分,到了简从花居住的青岩新哨村。一下车,她的丈夫就接过箩筐,默默走在前面。简女士说,她丈夫每天对她都是早送晚接。

走了三百米左右,便来到了她家——路边一栋两层楼的农房,一进家门,铁炉子摆满饭菜。吃完饭,已是9点多。简从花说,她贩菜已近10年,原来和她一起贩菜的伙伴,已纷纷改行,现在只剩她了。一年中,只有春节休息几天。问她一天能赚多少钱,她含含糊糊,说是几十百把块钱。说她辛苦,夸她能干时,她说,她不算辛苦的,那些惠水女人凌晨两点多钟就要起床进菜,7点之前要赶到贵阳。

第二天凌晨,鸡叫三遍之际,5点不到,他们两口子就起床了,平时是她老公骑摩托带着去进菜,因为有在,他在村委会借了个面包车。

冬日乡村的凌晨,人迹寥寥,寒风刺骨。借着朦胧晨光,几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青岩街上。街道两旁已有稀稀散散的人群,或等客,或讨价还价忙着交易。为了用的价钱进到货,赚取的差价,简从花总找蔬菜的“缺陷”,对黄瓜,不是嫌价钱贵了,就是嫌瓜儿弯了,小瓜呢,不是嫌个儿大了,就是嫌个儿小了。这天早晨,她进了338斤蔬菜,成本400余元。

7点,简从花坐上开往贵阳的中巴车,连人带货,车费8元,一路走走停停等客上车,8时30分左右到贵阳,花5元的搬运费,板车把货运到菜场的摊位上,她把菜顺好摆好,就9点多了,这时,她才有空吃个粑粑或包子当早餐,然后坐下来守菜待客。因为蔬菜新鲜,对顾客和气,摊位又处龙头位置,到了下午6点左右,她摊位上的菜就所剩无几了。问她赚了多少钱,她依然含含糊糊,“几十块钱。”估算,根据她的进价和卖价,那天她的毛利应在200元左右。除去摊位费和车费等,她一天赚百来块钱,应该不是难事。

据了解,在贵阳市各农贸市场贩卖蔬菜的、猪牛肉的,多数是我省各地的农民,也有四川、湖南等外省人,队伍庞大,人数过万。大部分拖家带口,在附近租房子住。而来自贵阳城边如扎佐、青岩等地的人,则像简从花一样,早出晚归,吃住在家。但不管本地的,外地的,这一行都是天不亮出门进菜,天黑了还回不了家门。(罗石香)

“雨露”帮他腰杆壮

“我能有现在的工资收入,靠的是国家‘雨露计划’工程的帮助,我从内心感谢这好政策!”现就业于贵阳南明中建钢模厂的杨汝康感激地对说。

38岁的杨汝康,是开阳县永温乡永亨村的农民,因家境困难,初中毕业后就未能继续学业。为减轻家庭负担,2007年5月,他前往东莞一家箱包厂打工,由于没有文凭,也没有技术,只能在工厂里做普工,每月只有七八百元,除去必要的生活开支,一年到头攒不了几个钱。这让他深切地意识到:自己只有掌握一门技术,才有可能获得更高收入,才能改变现状。

今年4月,家里人告诉杨汝康,当地政府正在组织实施“雨露计划”,开展贫困地区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而且是免费的。喜出望外的杨汝康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回到家乡,来到了省“雨露计划”初级技工教学点之一的贵大赛恩教育培训中心,报名参加了电工培训班。在培训班,他认真学习,不懂就问。经3个月培训,他顺利获得了初级技工上岗证和职业资格证。7月,在培训中心的推荐下,他被贵阳南明中建钢模厂录用,实现了他多年来的就业梦。

“培训不培训,真是大不一样!”杨汝康说。现在,他在钢模厂从事焊工已4个多月,每月基本工资可达2000至3000元,已寄给家里近万元,家里经济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杨汝康自豪地说:“有了技术,感觉自己的腰杆也挺直了许多。”(赵勇军)




洛氏硬度计报价
金相试样台式双盘磨抛机
金相试样切割机价格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